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太中】一脸懵逼的日常(15)

ooc是防腐剂,请勿食用

前文请点头像,

以下正文,

From:青花鱼

          老地方。

To:蛞蝓

——————

From:青花鱼

          5点,2楼。

To:蛞蝓

——————

From:青花鱼

          ......

To:蛞蝓

——————

有三条消息。

当然中原只看了两条,最后一条是待发,还在太宰的草稿箱里呢。

呵,你也有今天。中也到是没什么表情,只是那眸子里有着明显的情绪在翻涌。

发出第二条,正在编辑第三条的太宰,反应过来,正懊悔着——上一条,可以删了吗... ...啧,中也一定... ...太宰带着些许无奈抬起了头,不再看向手机,一会儿又直接将其扔在了一旁,仰面直直的倒在了床上。
... ...暴露了啊。

这样的话,还回来吗?抬起一只手搭在了脸上,啊啊,所以才说... ...

阳光洒进屋内,却却从来照不进那个躺在床上的人的心里,所以,是什么呢?

一方面,仍躺在床上的中原。看到太宰短信的时候就不禁起来了。

啧。

去哪里的话,要换西装啊,麻烦,死青花鱼。

... ...

意料之中,不是吗?

——————

这里,提前到的太宰,有些坐立不安,当然看不出来就是了,唯一不妥的举动不过是轻敲桌面的手指,却也有着不急不缓的节奏感,让人挑不出毛病。

该死!重重地锤了一下方向盘,中原忍不住骂道。周围已经喧嚣如闹市,此起彼伏的喇叭声一片作响,惹得人们更是焦躁,中原也不例外,更何况——

中原中也用了两秒钟思考,能否用异能,最后选择放弃,如果明天自己上了头条... ...还不如让... ...

啧。一个猛打方向,凭着极好的车技,中原拐上了另一条道,找了个不挡事的位置停下后,就熄火,锁门。往小巷暗处一窜,就不见了人影。

——————

5:15。中原中也从不迟到。

不来了吗。

太宰微微低头,灯光在头发的遮挡下留下一片阴影,神色莫辨。

——————

5:20。电梯里。

已经走了吧。

中原扯了扯领带,在出电梯前理了一下微乱的头发,重新戴了一次帽子。

——————

... ...

默契,应该就是这样。

正当中原望向往常的位子时,太宰抬头了,四目相接,却是谁也没说话。

太宰一身黑色西装,像极了还在黑手党的时候,中也不知该说什么,玩笑话他是说不出口了,现在。

不过这西装倒是极衬他的,或许关乎本性,或者只是与中也的印象相符,至少是少有的顺眼。当然,他们直接这种事情向来不是谈资。

中也扯松了领带,衬衫上的扣子也没中规中矩的扣好,目光不可控地从中也的锁骨上扫过,太宰被撩了,脑袋短路,开场白滚吧。

... ...

“喂,太宰。”因为某宰的坚持~

“... ...嗯?”

“啧,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我喊你就来了啊,中也~咳咳,差点脱口而出... ...

“... ...嗯,”看到太宰明显不在状态,中也更加烦躁了。所以他一路飞过来,累了个半死是为了什么!“中也,不先坐下来吗?”看的出小矮子情绪不佳,太宰连忙打住。注意到中也的形象和预计的偏差,才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诶,这样的话~

“啧,混蛋青花鱼,如果你只是为了讲废话——”

“中也,”被打断了,“先坐下。”

——————

小口的品着红酒,中原这才冷静下来,太失态了。自己在焦躁这什么——这是之前就得出来的,只是... ...

不过,中也抬起头不加掩饰的看了一眼太宰。

“中也。”太宰放下刀叉,用餐完毕。

“嗯?”中也摇晃着红酒杯,专注地看着那折射出来的醉人的颜色。

太宰站起了身。

“太宰。”中也放下了酒杯,侧过了脸,另一只胳臂搭在桌子上,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人。你现在还有机会反悔,他似乎这么说。

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在看到中也明显不满的时候换掉了,依旧微笑。三两步走到了中也身侧,后退一步,单膝下跪。

口袋里揣了许久,早已带上了体温的小盒子被掏了出来。

打开,小小的银环泛着光,简单,和太宰的求婚一样简单。

“有你这样求婚的吗?”中也抢先道。

“... ...”被拆台了。

“中也,愿意嫁给我吗?”太宰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切,起来!”太宰一愣,以至于他真的站起来了,站直的那一瞬间,大脑上线。

呵,所以... ...

“喂,要嫁也是你嫁给我!”于是太宰看着本来就看不到了的中也跪了下去。

一模一样的小盒子,一模一样的戒指,犯规啊,中也。

“喂!”不满的又喊了一声,这种场合再叫青花鱼什么的,也... ...

一把将中也拉起,紧紧的抱在了怀里蹭了蹭柔软的发丝,“中也,是犯规哦,让我猜猜,是那个家伙,红叶姐也参与了吧,好过分呐,中也——”

“切,”知道太宰聪明,中也没打算瞒着,不过,这也太破坏气氛了吧,呵,“戒指,我选的。”

太宰一愣。“满意了?”中也的尾音上扬,透露着稍许得意。“嗯。”意料外的坦率,中也失笑,什么啊,太宰。

——————

“喂!那边的两个,你们不打算带戒指了!”是另一只宰。

“啧。”“切。”两人对视一眼,不再说话。

“什么时候来的?”“至少在你之后。”

“大意了。”“嗯。”

“来的人不少。”中也只想掩面。

“因为中也同意了嘛。”“分明是你答应了我!”

“哦?是这样吗?”“哼。”

“可是是中也先被我带上戒指哦~”

“诶,太宰!!!”很好喊出来了... ...

——————

从暗处出来的中岛,因为人多又都是前辈不然就是黑手党的人,让一下这个让一下那个的就成了最后一个。于是,等他出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太宰一脸宠溺的笑,而中也则是一脸懵逼随即炸了毛,不过,即使他也能看出这比起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少了什么又多了什么。

拉了拉牵着芥川的手,看到对方疑惑的眼神。“那什么,芥川,我们可以走了。”“?”中岛默默的转过头。小老虎心里苦,可是小老虎不说。说了你们也不懂!这么明显的狗粮,你们看不见吗!还要往上蹭!

那边的太宰先生明显是在捣乱,也就算了;中原先生是真心在祝福,嗯,一股清流。那边的中岛则上前道了声贺便拉着芥川退到一遍,不走了... ...你就那么喜欢在人多的地方秀吗!没看到芥川不愿意吗!快放开他!

“人虎。”“... ...嗯?”呃,有点激动了。

芥川却没再说什么,掩饰的咳了两声。说什么?难度要他问,你为什么盯着另一个我看?芥川微微颦眉,中岛小心的看着,“走吧,龙之介。”芥川怔了一下,“嗯。”

end.

上面这个是真的。嗯。嗯。好吧... ...

以下是不想放出来的内容,但当时是一起写的,只能说,不想放出来是因为我也没看懂为什么写成了这样这条线。。。

——————————警告线

以下正文,

身后热闹得很,侦探社和黑手党几乎都来了,当然除去两位首领。这倒是有点诚意。①

出了门。

“龙之介,去哪?”

芥川想了想,中也前辈家今晚一定很热闹,而且,“我家?”“好!”“敦。”“嗯,诶??!”“不用那么兴奋,很普通的家。”“嗯嗯。”才不普通呢。

“要来我家住吗?”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和上一句有什么区别,一时间便没接上话。“那算了吧。”“别!别别别!去!一定去!一定去啊!龙之介——”

... ...

“呃,那个,真的很激动啊... ...”小老虎有点委屈,“下次注意!”芥川看了中岛一眼。

“嗯,我们可以去吗~”回答他的是气势汹汹的黑兽,却被身边的恋人挡下。

中岛一瞬间精神紧绷了起来。风过。原地再无踪影。

两个芥川率先出手,却是极有规律的,就像是——

“龙之介,要玩就带我一个嘛。”黑敦熟练的跟上。

诶??!好吧,大概懂了。中岛望天。

于是,就在两对双黑不醉不归时,两对新双黑却是酣战了一夜。

“怎么样?”黑敦手肘捣了捣中岛。

却没有回复,太累了。

“哈哈哈,我们赢了哦,龙之介。”“废话。”

“诶,龙之介要继续吗~”无言,再说什么就真是愚蠢的行为了。

“啊,好无聊。”无聊就去休息啊!中岛在心里喊到。

“嗯,这个时候,也该睡了呢,太宰先生,好机会呢,龙之介~”在中岛疑惑的目光下,黑敦拿出了手机,熟练的拨出一串号码。

1,2,3,4,5... ...30,“啪!”,挂掉... ...妈的智障。中岛为太宰默哀。

一遍,两遍,三遍... ...

“罗生门。”“诶,龙之介恢复的好快,比起上次... ...”面对愈加凶猛的黑兽,黑敦也不再说什么了。

太强了吧,中岛摸到了芥川身边,将靠着墙上的人扶上了自己肩膀,更累了,但是很开心,“蠢。”

“龙之介对他们很用心啊,是太弱了,看不下去了,还是——”紧接着罗生门擦过脸颊,“闭嘴。”

到底是极限了,罗生门先消失的,接着芥川身子一歪,即将倒地。黑敦一个发力,下一刻便抱住了芥川,脖子上却传来了冰凉的触感。被刀刃抵住了。

中岛和芥川皆是一惊。

“所以,太宰先生是怎么做的呢?和我一样。中原前辈很过分呐,教你这个。”该是生气的话语,却是本人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仿佛脖子上被架了刀的不是他。

芥川弯了弯眼睛,就闭上了眼。

犯规哦,龙之介。还有,晚安。

认命的抱着怀里的人,谁说他不累呢,骨头都快散了,强大或许是天生的,但对他们而言,是因为彼此的存在,想保护的存在。

芥川站起来身,欲要倒下时,中岛连忙扶住。一时间两人都想到了刚才那一幕,芥川的心里有些暖,中岛想到了什么。

试探的握了握拳,可以了。一把将芥川抱起,“人虎!”竟是高了几分。“喊错了。”中岛笑着望向芥川,眼睛里满是温柔。闭上了眼,“敦。”“嗯!”

——————
①之前提过那边的首领是到场的,可这边,宰和首领关系不好啊。而那边的宰参与了搞事情,却没有喊首领,说不定还阻止了首领过来~所以,诚意~
——————

小剧场:

我: 你知道家在哪吗~

敦: 诶!!!!!

芥川: 跟着他吧。

敦: 嗯嗯。

门口。

敦: 啊,钥匙... ...

黑敦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翻出来口袋里的钥匙... ...多么熟悉的套路。


真·end.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