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平行·错误(3)


黑敦黑芥场

以下正文,




“... ...这次的任务——” “轰!!!”

中原的话还没讲完,便是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 ...

扯了扯嘴角,看着窗外忽然便暗下来的天空,乌云密布,“这任务赶时间,后勤我来安排,辛苦了。”

“是。”芥川脸色并不好看,沿袭着伤不养好就出院的坏习惯,他身上还带着不轻不重的伤,且不说体质较弱,往这样的雨里走一遭,伤口怕是一定会恶化。而任务,因为时间关系情报不足,又平添了风险,是躲不过旧伤添新伤了。

中岛则直接出了门,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后面出来的芥川。若是早些时候,芥川一定是皱着眉头的,毫不掩饰自己厌恶的情绪,而现在,他却能一脸平静的走过,甚至收起了刚才难看的脸色。

“... ...”空旷的楼道里只回响着芥川的脚步声,中岛怔了怔,恍惚间他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

两人是天生的宿敌,别无选择的效忠同一个组织,这一现实无疑让他们在各种忍让下成长的更强了,可——他和芥川的交集却越发的少了。原本至少会因为任务还要商量如何作战,虽然每次都会因为中原的到场强行结束。可随着时间的推进,他们越来越强,同样那未经细心培养的默契也让他们不必就这些小事有所交流。

啧。

好吧,特意提上这些,是想顺带一提——这其中中岛甚至在以培养的态度对待他和芥川的私斗,他想看到更强的芥川,而芥川有这个能力。这大概是受了太宰的影响,不过,中也的强大导致了某人养成计划的失败,嘛~

街上。雨声掩盖了一切。

中岛的情绪越发的低了,这该死的雨,甚至让他无法和芥川搭上一句话!目光注视着走在前方5米处的单薄人影,脸色越来越黑。压制不住的暴怒,他需要发泄,中岛向来不擅长忍耐,或者,不愿意更为贴切。

砰!接着便是人体被狠狠砸在地面上的闷响。此时,芥川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左侧马路对面的小巷。巷口,一个与他同样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身体微微前倾,蓄势待发。

芥川没有回去,这是一反常态的向后退了几步,顺势靠在了墙上,或许是下意识像避点雨,只可惜——冷。一路过来,他的体温早已所剩无几,真难看啊,芥川。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可再也没人能发现那张抬起来的脸上的苦涩和那眼角一点溢出来的不甘。一瞬间,他对这一切感到了疲惫,也只是一瞬间,随后便真正感觉到了那只凶兽的杀意,即使不是对他的。芥川现在的状况实在不佳,之后还有任务,于是罕见的站在了一边,却也没有观战的意思,只那样靠着墙。

中岛一向身体快过思维。大雨磅礴,狂风肆虐,风向不定。只是上一秒的风向改变了,下一秒便惨死了一个短命鬼。被伏击的是芥川,他们更想不到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下,后面跟着的小子竟然反杀的他们的人!

优秀的素质让他们只呆了一瞬,在芥川靠上墙的那一刻,巷口就只能看到硝烟,所有的人都报着不把子弹打完不罢休的觉悟,只可惜,伴随着极有节奏的枪声的是此起彼伏的死前惨叫,中岛手下向来没有完整的尸体。

芥川站直了身体与中岛对视一眼,确定那货身上的血迹都是别人的以后,表现出淡漠的神色,接着便看到中岛朝他粲然一笑,芥川近乎条件反射般撇开的目光,那样的笑容,说是下一秒会雨过天晴他都信,呵。

太宰先生说:“敦君最有意思的就是他的笑呢,连我都仿不来,只是,所谓行走在太阳下的人也未必能笑的这般... ...”后面该有个形容词的,可太宰话没说完,这样倒也刚好,词藻总有修饰不了的东西,局限了反是下成。

芥川骂自己是懦夫,他在逃,从碰上中岛的那一刻,他就不停的逃。如今,看似早没了先前那般狼狈,可他也清楚,落在中岛眼里只怕没什么区别,只是... ...

他只能逃,他别无选择。

太宰先生说:“敦君还真是有趣,常人在愤怒暴躁时,只会失去理智,而敦君却能将自己的能力放到极致呢~”

轰!中岛看也没看便直接踹飞了那大门,随后的枪弹再全盘被芥川挡下,趁着空当,中岛直接跳上了二楼。

他一向在前,即使有什么突发情况,以他的恢复能力也能在芥川赶上前死撑,只是因为那恶劣到一定的关系,芥川不曾考虑过这方面,而他倒也是无所谓的态度。每每以身犯险,濒临死看到芥川是多么高兴的事也是他不会说出口的,那是——他活着的证据。

中岛一路狂奔,直接冲上了最顶层,找完资料才发现被自己忽略的,虎瞳紧缩他近乎机械的转过头看向走廊甚至更远。与此同时,楼下传来的爆破声,整栋大厦都在颤抖!

“芥川!”中岛直接踩着栏杆向一楼跃去,目及之处,一片火海。

“芥川!”

“罗生门!”即将落地时,二楼冲出的黑兽将他拉了上去。

“咳咳。”中岛刚想说什么,却看到芥川在咳血。

一瞬间,仿佛时间停止了,世界都黑了下来——他不该把他留在这。

中岛头一次在战场上傻站着,目光发直,紧盯着芥川破烂的大衣,外露的里衫早已不是白色,那是一遍又一遍染上的殷红。

敌人选择了鱼死网破,拦不住他所以大部分火力集中在了芥川这,罗生门不适合近战,却被他们在一楼空荡的大厅围攻。

“芥川。”这是芥川第一次听到那人用如此平静的声音喊他,该说不带感情才对,所以他没有回应,事实上他也没有那个空余,喉咙早已被鲜血堵住,思绪却因为身体的最糟状态越发清晰,痛觉几乎让他无法呼吸,可他却要时刻注意哪些落荒而逃的小卒会不会放一声冷枪,该死!

“我喜欢你。”嘴角一个浅淡的弧度,带着点苦涩,芥川却懂了,比那糟糕的假笑好多了,不是吗。

知道芥川不会回应什么,中岛叹了口气,将人打横抱起,“任务完成,回去了。”

中岛直视这前方,脚步不停,仿佛置身火海的不是他,周围接二连三的爆炸仿佛只是假象,和四处逃窜的人们格格不入,“闭上眼休息会,任务报告我来写。”芥川看了看他的侧脸才闭上了眼睛。不是没被惊到,甚至因为身上伤太多,即使中岛极力避开了可视范围内的伤口却也让他疼的几乎晕厥,同样,他没有那个呼痛的力气也不打算要他放自己下来。然后,他睡着了。“这样啊。”中岛有些哭笑不得,“我还真的是错的离谱。”随即在一面墙前停住,在下一个爆炸来临前,面前完整的墙轰然倒下。

“中岛前辈。”“嗯。”面前是十几人的小队,中岛的直属部下。小队的出动条件有二,一是任务需要,二是和芥川一起的任务。前来接应的人到是有点心思,见了中岛抱着芥川也没废话,连忙安排着后援。

往常,中岛都是到此为止的,这一次却跟上了救护车。Boss似乎知道了什么,在中岛守在医院的期间连个电话都没打,到是中原来了几次,可到了门口,又都回去了。

第三天。芥川伤的不重,当然是相对而言,比起他和中岛的私斗造成的,这些都是小伤,可他是带伤带病出的任务,呵。

“龙之介,再不醒Boss会记下哦,你也不想一会去就又接任务吧。”

“怎么还不醒呢,龙之介。中原前辈刚刚又来了,嗯,又没进来,谁知道为什么呢。”

“龙之介... ...”

中岛绝非话多的人,可他想说点什么。

“吵死了。”中岛是个称职的看护,所以这是芥川第一次醒来时就能说话,没有尝到往日喉咙里的血腥。

病房里,两个人死盯着对方。芥川不满中岛在他醒来之后反而一句话不说了,中岛则——咚,喜闻乐见地中岛连人带椅翻到在地上。动静不小,惊到了守在门外的部下。

“前辈!怎么了?”看着清了的芥川,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明显松了口气,笑容还没挂到脸上,就被惊吓取代了,毕竟——五大干部之一倒在了地上... ...

大概是觉得该为他们的顶头上司说好话的时候了,两人手忙脚乱地解释了,才知道这是睡着了。事实上,接任务时,中岛是才出任务回来,这一连算下来,大半个月都没好好休息过了,也有折腾了三四天... ...听至此,芥川移开了目光。跟着中岛的没一个是傻的,将人抬上了一旁的沙发后便退了出去。

芥川总是看的很透,如果他愿意的话。

日后。

“龙之介~”是中岛一贯的熊抱。

芥川向旁边让了让,却还是让人得逞了,有些不爽,却也习惯了,其实早该习惯了。

这里,阳光正好,他也该试试在阳光下行走了。





end.

这就是两个看的很透的人的恋爱啦,芥川一直在往暗处躲,可事实上,中岛也没注意都很多东西,两个对彼此掏心掏肺的好又想维持的表现的笨蛋,大概就是这样了,不难看出告白前的细节吧,敦应该更明显,芥川其实也很多啦。(一如既往地标题不走心(捂脸))

以上。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