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静临】神奇的妖精小姐


终于码完了,久等了。

咳,傻白甜预警!!!

临也中二晚期,ooc预警!!!

能接受再点!






以下正文,

池袋迎来了又一个全新的清晨,一如既往从早上开始就热闹的很。

而在某个偏僻的小道上,也意外的热闹呢。

现,某池袋最强脸上挂着怪异的表情,望着面前有些无法理解的奇异场景,墨镜都挡不住他的惊讶,衔着的烟也平复不了他的心情。

“汪!”

也不知道面前,哦不,上面的人究竟干了什么,四只品种不同大小不一的流浪狗围着标志杆吠着。

“... ...所以,”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的蹦了出来,接着就是耐心耗尽一般的快速且逐渐大声的质问,“小静站在那干什么啊!!!”

嗯,我站在这干嘛。闻言,某人如梦初醒,转身就走。该好好享受一下我难得的休息日。

“啊!!!小静和狗最讨厌了!”


“喂,快看!”

“那上面有人诶!”

“折原临也!是折原临也!”

“怎么还戴着帽子?”

“好久没看他们打起来了,不是说和解了吗?”

“谁知道呢~”


现,新宿罪恶的内心是崩溃的,开玩笑。

嘁,不过是只小静,直接走掉就好了啊!

他有点想捂脸,可惜无法松手,好在自己反应迅速赶在之前带上了帽子,有点牙痒痒。


再一次转入小巷,终于变得人迹罕至,远离了那躁人的视线。

“喂!小静,你到底要去哪??!”

“快把我放下来!”

“哼哼,现在放下我折原大神,我是不会和你计较的。”


看着平和岛静雄去而复返——好吧,只走了两步。临也冷笑,呵,想耍我。

冷漠地看着静雄径直走了过来。默默思考着,最近新宿很乱,他一直没时间来池袋,应该没惹到他才对。哼!... ...要打架也挑一下时间地点啊,小静!


“狗是人类的好朋友。”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不过,可以肯定的——

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是脑子坏掉了!


狗这种生物也是无法理解啊,分明小静这种怪物都过来了,却还叫个不停,顺带自觉让出一条可以靠近的通道。

静雄仿佛没有看到临也近乎崩坏的奇异表情,毫不在意的站在狗狗们中间,画面一度很和谐。

... ...

同类吗,你们??!


就在临也要讽刺出声时,“喂喂!小静!你在干什么啊!——”

一阵剧烈的摇晃,临也下意识的攥紧了杆子,伴随着金属扭曲的恐怖声音,晕眩过后,高度下降了不少。

“果然是个怪物... ...”

强忍着头晕目眩甚至有点反胃的感觉,终于看到呜咽着退到一边的狗狗们。临也想笑笑,最后还是皱着眉头,啧。

谁能告诉我,这个怪物究竟在想什么!


“... ...”

平和岛静雄有那么一瞬的僵硬。

他真的忘了,就说怎么总有一股跳蚤的味道... ...

“咚!”广告牌被竖在地上,静雄一只手扶着。

临也不悦的看了他两眼,才从上面滑下来,在接近地面时轻快地跳了下来。

而静雄的手却连晃都没晃,意识到这件事,情报贩子的脸色更难看了。

“嘛,今天就不和小静计较了。”说着,看也不看静雄就向小巷的出口走去。两步后又接了一句,“哦,姑且说一声谢谢好了。”顺带挥了挥手。


“啊咧?”帽子被一把拽住。

诡异的寂静在小巷里蔓延,时间仿佛被定格。

临也嘴角的笑容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失,眼神沉了沉。

“小静今天未免太奇怪了,又听了些什么恶心的建议。”上扬的语调透着阴沉。

至此,临也又是一阵头疼。


名为平和岛静雄的男人被称为“池袋最强”,有着怪物一样的力气,本身就是池袋传说之一。这样男人的友人,哦,对,他也是有朋友的。

对女性的尊重和耐心,让他和“无头妖精”塞尔提成了挚友,甚至比小学加高中的友人新罗更为亲切。

而塞尔提,则是被称为拥有人类之心的妖精小姐,至于是谁说的,暂且不提了。


只记得上一次,因着塞尔提一句,“和解了的话,不做一点更像朋友的事吗?”

... ...

皱着眉头看了两次女性友人,静雄才缓慢地说——塞尔提,我和那个家伙不是朋友。

倒像在思考这个简单的提问。

最后,由新罗打破了这个让塞尔提不知所措的怪异气氛,“好像很久没有开party了,邀请临也一起吧,”塞尔提刚松了口气,感激的看向新罗。

“就由静雄你去邀请临也好了。”轻松地说出了可怕的话。

“砰!”塞尔提的脑袋炸开了。

象征性的,静雄捏爆了自和临也和解以来的第一个杯子。


在被抓到新罗家,了解了前因后果,临也终于拿出了小刀。

那时他们已经和解一个月有余,在池袋广大人民的见证下在街头吃了顿饭。

为什么是街头?当然,是方便跑喽。

坐如针毡,大概就是这样。

而其后,由于不知该如何相处,两人直接选择了避开对方。

好吧,这是委婉的说法。事实上,静雄一点也不在意这种事情,而临也,为什么要在意和小静的和解?大概会是尾音上扬的嘲讽语调。


直至,一个月后——

“小静到底有什么事,竟然堵到这来?”微皱着眉,手已经习惯性的摸上了口袋里的小刀。

在矢雾波江去而复返,并语气和表情一样恶劣地告诉他,他曾经的犬猿之仲正在楼下大厅时,临也一阵恍惚,“曾经”啊。

接着便拿了外套下楼,顶着来着波江的怒意。不用说,无非是因为平和岛静雄的出现,耽误了她回家与最爱的弟弟共进晚餐。

那么,要不要告诉无礼的助理小姐,这个时间,她亲爱的弟弟已经与那位... ...嗯,可敬的小姐一起出门用餐了呢。嗯,还是提前预定的那种餐厅,非预定人员不得入内呢。阿啦,明天给她放个假好了,不然咖啡会很难喝呢。

“叮!”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临也下意识的笑了。而本来背对电梯的人也同时转过身来,皱了皱眉头,便径直朝他走来。

“你可以走了,波江小姐,”明明是对助理小姐说的话,视线却没有从静雄身上移开,当然,对方也是一样,“另外,明天好好放个假吧,带薪哦~”

助理小姐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直觉没什么好事,却迫于平和岛静雄在场不好质问,只点了下头,便蹬着高跟鞋快速离开了。


和解约定之一,临也不再干坏事。

呵,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情报贩子摊着手,笑道。

不会是来打架的吧,临也心里苦笑,自己这边可是两天没合眼了。永远都会打破自己计划的,只有小静了。

手指滑过折开的刀刃,冰凉的触感刺激着疲惫的神经,也罢。


平和岛静雄显然没有临也想的这么多,仍然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临也皱了皱眉,彼时他还不知道有“好友建议”这种可能。只在快速的筛选着最近发生的事,他一向信任自己的记忆力,却罕见的怀疑起是否有什么被忽略的。

眼见着男人脸色阴沉地跨过了安全距离,临也已经找好方向,正要逃开,眼前却是一黑。

啊咧?

手臂却被抓住了,过分的力道让他一瞬恢复了清醒。


“结果就被抓住了?”轻快的语气,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临也扔出小刀前又加了一句,“我说,临也你这两天都没好好吃过饭吧,今天的食物辛辣居多,你就少吃点吧,不然你的胃病又要犯喽。”

临也撇了撇嘴,请人吃饭却叫客人少吃点啊,而且已经犯了哦,新罗。想了想快空了的药瓶,决定走的时候再拿一瓶,嘛,也没白来。这才收了小刀。


一路上,自然到哪都有灼灼的注目礼。

临也只觉得有些烦躁,脚步也有些发虚,大脑渐渐晕乎起来,为了保持最基本的集中力,勉强着想着最近发生的事。

粟楠会接下来可以太平一段时间了,南边码头的厂房被炸,是三个月前叛逃的那位干的,消息今天早上已经发给四木先生了,心在应该已经肃清了,不过内部依旧不稳定啊。老一辈的干部们和最近新升上来的... ...说起来,为什么要做这样糟糕的事呢,四木老先生就那么急着回家养老带孙女啊。说起来,那个小女孩似乎对小静有什么执念呢,虽然当初让她去找小静的是我啦... ...


静雄和临也并肩而行,目视前方,余光只能看到一抹黑,到是一直抓着那人的胳膊,能确定不会被逃走。只是,突然间那抹黑色消失了,可手上的触感还在。

“临也!”

啊咧?小静在叫我?还是名字?

即使伸手扶住肩,才避免让某个已经晕过去的家伙直接载到地上。

为什么要扶... ...静雄黑着脸,有点后悔。

“叮!”

银色的小刀从口袋滑落,接触地面时发出清脆的响声。

静雄看了看,最后将人背在背上,甚至顺手捡起了小刀,塞了回去。

还挺守信用。


和解约定之二,不再打架。

听到这点之后,临也直接笑出了声。静雄也沉着脸,甚至没有对临也的笑声做出反应。

挥了挥手,不可能的新罗,你在开玩笑吗?

看着坐在对面的静雄,不去理睬周身越来越低的气压,临也还想说些什么。

“反驳无效啊,临也君,这可是为了你好。”池袋密医推了推眼镜。

临也怔了一下,这场玩笑一般的和解是他提的。

不过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这些年一直没被触犯的话题,竟然在新罗的转达下,通过了。

实际上却要更复杂一点,妖精小姐在听到新罗当笑话讲出的提案时大为惊喜,理所当然地转告了静雄,一番劝说下,才有了转机。

于是,他才半强迫的赴了这可笑的约定。

“那至少改成,双方同意的打架是被允许的。”

毫无意义的提案。如果静雄提出打一局,想必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地,即使口头上厌恶的要死,也会拿出小刀一战。真是自掘坟墓呢。

... ...连临也自己都觉得可笑,静雄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后竟是同意了。

“那就以临也扔出小刀为标准。”

“怎么想也不会是我吧,新罗。”


醒来时,已经躺在新罗家的沙发上了,周围吵闹的厉害。

“啊,小临临醒了。”狩泽是第一个发现的。接下来,临也在她声情并茂的激动语气中知道了自己是怎么来的。

“竟然不是公主抱!真是——”游马崎终于在最后一刻(并不)捂住了她的嘴,在门田的掩护下安全撤退。

“呦,临也,”尴尬的接受着临也不悦的视线,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好,“没想到你也能和静雄这样相处了。”他斟酌了用词,却也只有这样的效果了。

“小田田指的是什么,我可是没有意识的状态。”临也移开眼睛,打量着现况,却看到金发的男人向他走来,手上端着盘子,像一位真正的酒保,在人群中显得滑稽。

“哦,静雄,这是给临也的?”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的空气。

“谁来帮个忙——”门田听在耳里,直接松了一口气,“你们先聊。”虽然,他也担心这近乎诡异的状况,不过,他还是不参与了比较好。


“小静是哑巴了吗?到现在一句话不说,小田田都被你吓跑了。”

临也的视线落在远处,漫无目的。他仍坐在沙发上,双手插兜,与周围热闹的气氛始终格格不入。

“砰!”

“塞尔提让我拿来的,闭上你的嘴快吃。”

临也挑了挑眉,挑剔的看了一眼全是肉的盘子,嫌弃。

察觉到这挑衅的表现,静雄顿时青筋暴起,要是这个死跳蚤再说一句!——

临也端着盘子自然的绕过了静雄,朝人最多的地方走去。

“... ...”怒火瞬间被浇灭。他还以为这家伙不喜欢和他们相处,即使来了,也不会加入。


“折原先生。”是杪树。

临也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怒瞪着他的正臣,只可惜青年很快的撇开了眼,一脸厌恶。

“是吃不惯肉类吗,这是我刚弄好的,要换吗?”恭敬又恰到好处的语气。

看着青年一瞬的激动,临也微笑着接过了盘子。

之后到是顺畅的很,没人想和新宿罪恶在这样一个普通的party上结仇。更何况——虽然都应邀来了,可这当中的关系却复杂到让在场的人无法忽略,非人类的存在也很好的抑制了恶性事件的爆发。

临也面带微笑,不太真诚,但礼貌的层面上已经够了,在人与人之间穿梭,竟也找到了乐子。

果然,我最爱人类了!哦,小静除外。

余光瞥见某个身影,热烈的笑容僵硬了一瞬,随即,换上了更开心的表情。


人很多,熟悉的陌生的都有,可不知道为什么,视线一旦落在某个人身上就移不开了。

他安慰着自己,只是看到跳蚤能和这些自己也认识的人聊的开,很新鲜罢了。

直到聚会结束。

他正随着人群一同向外走去,却被新罗叫住了。

“静雄,你帮忙送一下临也吧。”

不应该停下的,他想。

这放在外面会引起骚乱的发言,在场的人却恍若未闻,一会就走光了。

看着塞尔提也敲出同样的内容,他犹豫了。

“你们不再是敌人了。”

静雄盯着临也许久,看在他今天没惹事的份上。

“呐,小田田,可以走了吧。”

“不要这样喊我,”门田拉了拉头巾,无奈道,“嗯。”

看着静雄背着临也下楼,不远处的面包车才发动离开。


已是深夜,这群人聚到一起,嗨起来是没有限制的。

街上只偶尔看到醉汉或混混,时不时传来一声猫叫,安静的不像话。

感觉着仿佛不存在的重量,太轻了,静雄心想。他有些无法接受这就是与他并称犬猿之仲的那个人,与他对峙了十年之久,竟这样轻。

他小心的控制着力量,看不见背上那人的讥笑。

别做蠢事啊,小静。


一夜好眠——才怪。

不悦的挑眉,“妖精小姐,又说了什么呢?”临也转过身,摊了摊手。

小巷里,光影分明,恰好看不清平和岛静雄矛盾的眼神。

无疑,今天只是偶然遇上,距离上次一起聚会的再次见面。

聚会而言还是很频繁的,但和以前不一样的是,未被邀请的折原临也,变成了缺席的折原临也,让人不爽。

塞尔提自然好心,但也只对碰上的事热心,对没能再次同框的两人也就不会有什么提议。

一瞬间,或许是气氛的难耐,静雄竟然想以之为借口,却在开口前直觉回避了,好险。

意识到,这短暂的停留真的只是对方的意识,临也的脸色越发阴沉,下一秒,转身就走。

静雄紧盯着离开的人影,无法说出挽回的语句,也没有立场,压抑着情绪。

脚步在巷口停下,临也沐浴在阳光里,开口却让静雄如坠冰窟,

“小静,你越界了。”


凌晨,往往是人们最放松的时间,纵容这自己的精神和肉体。

早早无事的上了床,却直到月光洒进屋内,喧嚣归于寂静也未能入睡,平和岛静雄毫无预兆的利落起身,穿衣,出门。

动脑子一向不是他所擅长的,在“没有立场”这四个大字折磨自己几个小时后的现在,静雄决定找上那个害自己失眠的家伙问个清楚。

而直到他站在临也家门口,敲上了门,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怎样的决定。


像是万里晴空下的平地惊雷,临也猛的一惊,差点没把刚整理好的资料给删了。

仔细保存好,发送完了才缓缓起身,玄关走去。不用想,也知道,这个时间,站在门外的是谁。

“呦,小静。”

临也一只手扶着门框,一只手抓着门把手,并不打算让出可通过的空隙。摆明了没事就滚的态度,盯着来人。

静雄却不在意,抬手便轻易地拉开了临也的一只手。自觉的换鞋,当着房子主人的面登堂入室。

理智的判断了自己拦不住后,松开了隐隐作痛的手,却又狠狠的甩上了门,只当家里从未多出一个人一般坐回电脑面前。

静雄没有任何落差的走向了沙发,坐下许久,才反应过来现况,后知后觉地有些坐立难安,才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草草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停在了临也身旁。屋内的摆设与他印象中相差不大,而现在——他瞄了一眼时间,已经4点多了。

看着满屏的窗口文字,意识到临也之所以没有出声,是因为自己看不懂这些,也不恼。


“还不睡觉吗?”

突兀,突兀,还是突兀。

临也的手指顿了顿,却没有停下。静雄也被惊到了,原本深夜有点模糊的意识彻底清醒了,可他一向凭直觉行事,到也没有多余的情绪。说完便霸占了临也家唯一的大床,睡觉。

听到空气中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临也想砸了面前的电脑,要不报警好了。

伸手按了按眉心,其实在静雄到的时候,今天,啊不,昨天的工作就结束了。如果不是这个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他早就舒舒服服的睡觉了。

伸了个懒腰,端起早已喝完的咖啡杯走向厨房,打算再添一杯。被霸占卧室而只能睡沙发什么的还是算了吧,也不差这几个小时。


一夜好梦,静雄好心情地睁开眼,却发现入目一片陌生,直到看到仍然坚守在电脑面前的黑色人影时 才恍然。

说不上愧疚,可在看到那明显一夜未睡的人时,强烈的不悦袭上心头。

临也正埋怨着静雄竟然到现在还不起来,慌神间已经被拉下椅子,没防备的往地上栽去,却在下一刻被拦腰抱起,意外轻手轻脚的被放在了床上,静雄伸手扯过被子就往临也身上盖。

“呼,喂,小静,”临也一把掀开被子,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哪有人会连头一起盖住啊!”

“睡你的觉。”

不好动手,无法排解的情绪在看到情报贩子安静的闭上了眼后,缓解了不少,又伸手抓乱了一把自己的乱毛,才好心情地走出卧室。

什么啊,小静。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

临也检讨了一遍,关于最近自己的危机意识的下降,以致竟然放小静进门了,甚至呆了一天的事实。才拖着步子,坐在了餐桌上,不看某人挑起的眉毛。

角色对换了吧。

不抱希望的吃下一口蛋包饭,却是惊讶的眼睛都亮了一下,没出声,只刻意的控制着自己动手的频率,可不能让小静得意了。

静雄无声的笑笑,不去理某人的掩饰,心情甚好。


当天夜里,静雄就很干脆的离开了,正当临也靠着门框笑得开心时,还不知道自己第二天一早就会同时见到波江小姐和静雄。

此后,静雄就三天两头的往临也家跑,也不空手,洗菜做饭,甚至打扫卫生。

以致助理小姐很是坐立难安,除了刚开始撞上的几次,讽刺了几句,其后都是走的飞快,眼不见为净。因此,一旦临也发现波江小姐没应声,就知道,给自己递东西的换人了。

而后,因为床铺时常被霸占,既赶不走又不能不睡觉,只好硬着头皮一起睡了。

至于之后的事,都是水到渠成,不是吗。





end.

静雄,对于立场的结论,一开始是直接问临也,但直接告诉他,这是没用的,而后变成了,自己来创造一个立场。

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来,临也其实很纵容静雄,不论是修改条约,还是时不时的退一步,当然静雄也很在意临也。

我觉得,至少这样,两个人才能好好的在一起吧,希望能是最自然的那种,才这么写的,希望有表现出来。

最后——哈哈哈!我终于码完了!码完了!码完了!

咳,谢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