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太中】一脸懵逼的日常(6)

黑敦黑芥出没

ooc是防腐剂,希望大家吐出来

希望写敦芥的大大们发粮✧٩(ˊωˋ*)و✧

以下正文,

        “中也,太宰君做了什么吗?”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笑,不得不说太宰生的一副好模样,只是......

         中岛听了这话,这觉一阵寒意,有些慌张的在沙发与餐桌直接来回扫视。黑敦悠闲地支起一条腿撑着椅子后仰,丝毫不在意即将发生的事,眼神转了几遭,又回到了龙之介身上,便不看其他的了,龙之介总是安安静静的啊......

        被点到名,中原有点懵,正要问,只听身旁的人说,“哈?也就是逃了四年的婚,”中也偏了偏头,望向这边,“那个混蛋竟然在回来后也没有解释,直到......那天我被通知出任务,刚到现场就被大姐带去换了身衣服,出来就是婚礼现场了!连Boss都在,还有侦探社的。”

         “你答应了?!”太宰罕见的急躁,脸上没了表情,该是惊讶的,却即将皱起眉。

        看着太宰那么关心,中原的心里有些异样,更不要说还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他看向另一个自己,带着询问的意思。

         “怎么会,即使Boss和大姐在,我当时也直接和他打起来了,人还真不少,”中也皱起了眉,抿了一口红酒,“只是......最后......他没还手,也不躲了,连异能都没用...我没注意...他就被一拳揍飞了,芥川想拦的,被中岛挡下了......他就直接摔出会场了。”一番话说的断断续续,中也是不愿提起这些事的,但今天鬼使神差也罢,他有些期待太宰能主动说些什么。从中也的角度,只能看到太宰治的背影,背影却也够了,他知道这个人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失望倒是没有,有谁能比他更了解太宰治呢,只是......时常,会犯傻吧。收起因为想起旧事而泛滥的思绪,接下来的回答要流畅的多。

        “我还没反应过来,侦探社的人就已经冲了出去,大姐喊了我,我才出去看他死了没。啧,分明站都站不稳,还一把推开了付他的人,然后趁我不会再动手了,他求婚了,就这样。”说完,有些烦躁地吞了口酒,仿佛忆起了什么画面。

        说起来,那大概是太宰先生最狼狈的一次了,浑身沾满了血迹和灰尘,腿大概折了,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几根,仔细打理的头发都不能望了,更别说脸上那青一块紫一块,肿着的划破了流血的,中原前辈虽然这么说,其实在就被吓坏了吧,毕竟是那个太宰,毕竟......嘛,后来就直接被与谢野带去治疗了,在带上了戒指之后呢。中岛敦也回忆起那混乱的场面。我记得龙之介很生气呢,又气又急吧,嗯,还以为会和我打一架呢,看到太宰先生坚持给中原前辈戴上戒指,到是平静了。脸上是不经意的笑容,这会到也没人在意。

        中原呆了一会儿,便又品起了酒,只是那无神的眼,分明在意着什么。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我和太宰身上的啊。又吞了口酒,这才恢复自然。

        中原中也的话少了很多关键内容,只是,不会有人不识趣地去追问,那闪闪发光的戒指已经足够堵上任何一个人的嘴了。中原莫名的不甘。

       “呐,中也,这家伙又做了什么啊。”这是回击,太宰治放下吃完的碗。

        ......

        中原仿佛没听到。他知道那两个人在互怼,他不是帮太宰,而是真的无话可说。他和太宰发生过的,那两人也应该经历过,而他们没发生过的,刚刚又都被摊在了眼前,所以无话可说啊。我们年轻的干部自然看的出差距。他忽然希望这场时空错乱能早些结束,不然,会变的,他和太宰现在的平衡,他接受不了了,现在就好。他清楚自己与太宰的相互厌恶,另一个世界的他们只会让这变得糟糕。

        “诶?”太宰治看的出中原的烦躁,也不多问,只是再次看向了沉默的自己。心里,思绪已经翻滚了几遍,最终有了模糊的概念,需要帮忙吗?

        “你和芥川没有在一起?”黑敦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tbc.
心里戏那里大概崩了吧,不太会写,是想表达中也的焦躁和不安的,已经经历过一次太宰的叛逃了,不希望这次又出什么状况的心情,大概......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