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初恋

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定he,一次性完结

ooc是防腐剂,希望大家吐出来

希望写敦芥的大大发粮✧٩(ˊωˋ*)و✧

以下正文,

        已是深夜,寂静的只听得到笔划过纸时的沙沙响,响声并不间断,可见写字的人有多么努力了。

        许久,停下笔,活动了一下手腕,想是为了理清思路一样,抬头望向了窗外。街道上徒留街灯孤单的亮着,地上的影子一动不动,一时间颇感凄凉。闭了闭眼算作休息,便再次执起笔写了起来。

        
        中岛敦,现大二的学生,因一头白色的头发和奇特的刘海服装,是学校的名人。当然,不仅如此。

        下笔的速度极快,可头脑里却什么也没有。只是命令似的强迫自己的手动起来,而一旦写下一个字,接下来就会有许多东西涌出来,简单的组合后便已经写到了纸上。淡淡的焦躁,空气仿佛都变得噼里啪啦了起来,手上的速度不自觉的加快着。

       “喀嚓。”时针划到3的位置发出一阵响声,中岛却无心理会。

        事实上窗外的景一如既往,若是深夜情结也不至于,那凄凉的感想是源于课题,还是不久前的不幸,又有谁知道呢。

        是了,不久,只不过是两天前。中岛敦向暗恋已久的室友告了白。对,室友。他叫芥川龙之介,说起来他们也算是竹马竹马,只是直到大学,因为前辈的缘故,两人的交集才多了起来。

        芥川讨厌中岛敦,近乎全校都知道。

        中岛敦喜欢芥川,大概只有两位前辈知道。

        中岛喜欢了芥川近十年,大概无人可知了吧。

        于是他告了白,大概是烧昏了头吧。已经发了两天烧了,两人的宿舍,而芥川恰巧那两天外出。本着自己身体倍儿棒的心态,中岛敦第三次爬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啊,冷的,算了。一仰头,杯中的水一滴不剩。然后直接自暴自弃的倒在了床上,嘶,真疼。还来不及细细感受疼痛,便又迷迷糊糊了过去。再次醒来已是深夜,举起仿佛千斤重的手臂,在床头柜上摸索着。啊,找到了。连睁眼都懒得睁,为了不让芥川回来的时候看到他横尸,中岛努力的向嘴里塞着什么。大概是芥川买的面包?好甜,红豆吧。会被骂吧,不知不觉就又睡了过去。

       真是太好了呢,有芥川的红豆面包,不然真的会饿死吧,如果是饼干也会很糟呢。

        啊,是芥川,他回来了吗?嗯,不对,时间不对,那就是在做梦了?真好,死前能看到芥川,啊对了,还没告白,还是算了吧,都要死了。

        芥川本来弯下腰来察看中岛,却被突然坐起的中岛拎住了领子,“芥川,我喜欢你!”似乎怕对方听不见,中岛的声音很大,至少芥川因此皱了眉,不,也许是因为沙了的嗓音很难听?嗯,不对,重点是说的内容吧,被拒绝了吧,应该吧。中岛说完后便摔回了床上,声音响的连站在门外的中也都觉得疼。撇过头,便看到自己的搭档笑得比花还灿烂,不爽的切了一声,便招呼着芥川要送中岛去医院。

       
        芥川是提前回来的,因为效率太高了。本来心情不错,毕竟是太宰先生交的任务,可一开宿舍门,全部的好心情便都没了。中岛的床边摔碎了一个玻璃杯,而他本人也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躺着,脸上是不自然的红,枕边是芥川买的红豆面包,只吃了一半。

        芥川心里一紧连忙疾步上前,喊了几声中岛,人没喊醒,却喊来了隔壁宿舍的两位前辈。最终,在他摸到中岛烫的可以煮鸡蛋的额头时,被垂死惊坐起的人告白了。

        中岛敦再次醒来,已在医院了。视野还模糊着,就听到了声音,“你醒了?”不是芥川,中岛敦当即这么想。
  
        中原中也,一位可靠的前辈和太宰前辈完全不能比。

        “谢谢前辈。”中岛虽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却还是先道了谢。谁知道中也却摇了摇头,起身给他倒了杯水,递了过去,“不用谢我,该谢芥川,他发现的你,也是他背你来的,我本来想让太宰来背你的,毕竟...可他不同意。”中岛才喝了一口水,便顿住了。

        高中伊始,他还比芥川矮上一点,可之后他便蹭蹭蹭的窜高,如今只有太宰比他高上一点,他1米8了。

        无法想象芥川是如何背他来的,他自然清楚芥川的身体有多差,不自觉的握紧了水杯。

        “你好好休息。”中原中也说完便要走。

        “前辈!中原前辈!”中岛有些急了。中也疑惑地回过头,便连忙将差点下地的人按了回去。“你还在吊水!”中也皱起了眉,训斥道。“对不起......”中岛知道是为他好,也为刚才的失态感到抱歉。

        “说吧,还有什么要问?”顿了顿,见中岛不回答,忍不住道,“你要问芥川的事?”低着头的青年果然有了反应。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帽子,整理着措辞,良久开口道,“你彻底昏过去前,向芥川告了白,你还记得?”看中岛一脸怔愣,中也心里叫了一声糟糕,然后叹了口气说,“现在你也知道了吧。”说完便走了。

         中岛当然知道了,以他全年级数一数二的成绩,说起来数二的时候都是芥川为一呢。中岛苦笑,被拒绝了,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真糟糕。糟糕的告了白,又糟糕的被拒绝,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中岛不甘的握起了拳向床上砸去,所幸,针扎在左手。

        又在床上坐了许久,久到有护士来给他拔针。年轻的护士尽责的叮嘱着什么,可中岛一句也没听进去,在恍惚间,听到一句“......可以出院了......”他便像提线木偶一样,跌跌撞撞的下了床向门口走去,身后,护士似乎慌了。

        “先生!先生!您虽然可以出院了,但......”芥川来的时候只听到了这一句,一开门边和一个人撞到一起,那人站都站不稳,直接压着他倒下了。“人虎!你又在做什么蠢事!”芥川很不爽,他已经两天没睡了,还不算之前长途归来的疲惫,现在的他就是一点就然的炸药包。

        “芥...芥川!”近在咫尺的人仿佛从另一个世界归来,中岛敦的紫金眸子里再次盛满了光亮,芥川只觉得火气消了一些。

        “太宰先生,请帮我一下。”芥川发现中岛根本不打算起来,直接理解成了起不来,事实也的确如此。中岛被两人架回床上,小护士在一旁愣了神,所以这个人之前是怎么出去的!看出房间里气氛不对,便迅速离开了,不敢久留。

         太宰带着亲切的笑容问着,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随后拿出来碗香喷喷的粥。“太宰先生,我先走了。”“好的,芥川君,慢走哦。”别...别走,再......多留...一会......中岛的出芥川心情不好,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整个人望着芥川离开的背影悲伤极了。太宰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只是适时的劝中岛多吃一点。

      
         时间会到现在,那天在医院醒来,当天晚上他就回了家,是,家。他家离校不远,至少没有必要住校,可当太宰先生介绍芥川给他认识的时候他就决定住校了,一住便是两年。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中岛敦又冷又饿,打开家门时,手机来了条短信,看着那明晃晃的屏幕,中岛一阵恍惚,与漆黑的没有人气的家里成为鲜明的对比。将手机揣回兜里,抬手开灯。

        躺在床上时,脑袋里只剩下了一句“还真的有更糟的。”之后便睡了过去。

From太宰前辈to可爱的后辈
     
        你回家了?也不说一声啊......(balabala)
       
        对了,马上就要写期末论文了,你准备了吗?还有两天要交。要芥川帮你请假吗?生病了的话.......

        后面的内容中岛没有看进去,在看到“芥川”时,请假的想法就消失了。

        不要,

        死也要写出来。

        虽然这么想,可一觉醒来却已经是中午了。想起学习的东西都在宿舍,中岛一阵头疼,却打定主意去取。

        路上随便买了点吃的,不愿耽误一点时间。他知道这个时间芥川都在和太宰先生他们吃午饭,还来得及,不会碰到芥川。想着有加快了步伐。

       到了宿舍门口,中岛松了口气,迅速的拿了几样便要走。一路上他没少东张西望,怕碰到芥川,怕被人围住。好不容易回到家,身上已经出了一身薄汗。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冲个澡。

        水流顺着身体滑下,中岛本来想节省时间想一想论文怎么写,可到最后,却是满脑子的芥川。也难怪,他喜欢了他十年,没有真正想过告白的场景,本来以为不会告白的,可这不一样,和被拒绝了不一样。中岛无力地跪下,水流滑过脸庞。一只受伤了的幼虎在拼命舔着自己的伤口。谁知道那是泪还是水呢。

        待中岛理好思绪坐回桌前,已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可他感觉不到。好学生的因子带他进入学习状态,终于不再是芥川了。

        可就像是和他作对一样,论文的题目却是“初恋”。中岛一瞬便将手里的笔摔在了桌子上,抱着头号了起来。

        若之前是悲伤,这会儿该是不甘与愤怒了,当然是对自己的愤怒。

        最终他还是执起了笔,命令一般动起来手。

      
       初稿完成,东方已泛白。

       中岛揉了揉太阳穴,丝毫困意也没有,睡多了吧。不打算停歇,重新读起论文,却深陷其中。

        下笔如有神时,一般是胸有成竹,另一种便是胡诌,可惜中岛敦是前一种。中岛有流泪的冲动,可泪水似乎已经流干了。一字一句不离芥川,虽然没有出现芥川的名姓,可认识他的人怕是都读的出,读的出来写这篇论文的人对芥川的爱意。

        原来早已,不能自拔了吗,所以才那么疼啊。

        中岛再没有重新写一篇的力气,他打算直接这么交上去。

        去他的十年!去他的初恋!去他的......芥川的名字迟迟说不出口,中岛敦倒在床上,痛苦的抱着被子,将自己缩成一团。

        第二天到校,交了论文。回家的路上如上次一样安静,他既庆幸又失望着。

       再次去学校是那天下午。因为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所以在问候了许久之后才开始谈论论文的事。

      他是因为论文被叫来的,修上两三遍是正常的事,可这次...大概是重写吧。

        “中岛同学,你的论文......”开始了,中岛敦做好了被批评的准备。“写的不错,比你以往的水平要高出不少,就是...你有重新休过吗,有些地方不太连贯啊......”
剩下的他都没听进去。中岛一下子站了起来,带着椅子发出一阵响声。老师惊讶的望着中岛,看着中岛手足无措的模样,善意的理解成为自己的失礼而不好意思,正打算安慰几句。

       “报告。”是芥川,中岛不回头也知道,那一瞬他停下了所以的不知所措,像是被钉子定在了原地。

        “啊,芥川君来的正好。”老师热情的叫着芥川,“芥川君这篇也写的很好啊,一点一滴......”对了,芥川也写了,芥川的初恋啊......中岛一瞬心如死灰,像是世界上的最后一丝光芒消失了一样。

       “老师。”因为芥川,中岛缓过神来,“别说了。”中岛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芥川脸红了。

        “你们俩正好都在,没想到呢......”正好?呵,正好。中岛的最后一点力量给了心酸,也好,最后也让我知道芥川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想到芥川时,本以为不会再疼的心脏又是一阵抽痛。

        “你们告白了吗,谁现告的白?”“他。”芥川回答的干净利落,就像以往打在中岛身上的拳头,这次他也没躲过。

        像是连续大雪后的第一次出晴,中岛的幸福无法言表,一切都太突然了。可不是,一切的一切都有着铺垫,可偏偏他一人看不见。

        “他”,这是指自己,在理解了这点后,中岛要几乎原地爆炸!他想死命的拽着芥川问个清楚,却不知从何问起,事实上他的确这么做了,芥川吃了一惊,老师看着中岛的精神状态不对也慌了。

        于是在越抓越紧的时候,“你弄疼我了,人虎。”平淡的语气,还是那个芥川,中岛略微松了口气,又猛的抬头,“我喜欢你!芥川!”和上次一样的大声,震的芥川耳朵疼,再一次下意识的皱眉,却不料立刻看到了中岛垮掉的表情,原来如此。

        芥川伸出手,摸了摸中岛的脸颊,“我也一样,蠢虎。”

end.
其实,真的有很多铺垫,不知道大家看出来了没,看到的说一声呗~
这篇是一时兴起的产物,本人高三党,没上过大学也没写过论文,有bug请告诉我
事实上,这又是一篇“想写短篇,写着写着就多了”尴尬症都要犯了。。。最初不过想写敦深夜补作业的场景。。。激励一下自己。。。结果。。。又是写完了就发上来的,有些违和吧,都是写着写着就出来的东西,希望不要太乱。。。
最后,求小红心✧*。٩(ˊωˋ*)و✧*。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