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恋人

私设有,短篇完结

鬼白客串,少量(剧情需要!)

he,死亡有——假死(?)

ooc是防腐剂,请大家吐出来

以下正文,

如果你的恋人突然死亡——你会作何表情?

中岛敦死了。

这是芥川刚从战场上下来时,中原中也匆忙赶来带的消息。

本该是清爽的早上,这片小森林里本该弥漫着淡淡的雾气,青青涩涩的味道。只是—— 事实上,满地狼藉,血污遍布,尸体随处可见,空气中也只有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然后,噩耗传来。

眼前一黑,刚刚一场规模不小的战斗让他有些体力不支。
“芥川!”耳边是前辈焦急地喊声,手臂被扶住了。
“没事。”如常的神态和语调让中也皱了眉。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是恋人。最不像恋人的恋人。 说起告白的场景,太宰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中也也得啧上一声,轻皱眉头。

那是一个普通的午后,新双黑和双黑联手出了一个普通的任务。在精力告捷的时候,新任搭档的两人又吵了起来。
“喂,太宰,不去管管啊。”中原中也仰躺在少数干净的空地上。
结果,没等到太宰回答,却——
“我就是喜欢你啊!”那吼的,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中原中也在消化了这个消息后,一个激灵便坐起来了,仿佛刚才累的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的不是他一样。惊讶的瞪大了眼望向新双黑们,极好的目力让他清楚的看到,脸红的不像样的中岛敦和不断咳嗽以掩饰自己不自然神色的芥川龙之介。
下意识望向太宰治,what?!
太宰挑了挑眉,仍旧以一个轻松的姿势靠在墙上,并不想动。

中岛心一横,说都说了好歹得到一个答复吧!咬了一下下唇,狠心道:“芥川——”
“好。”咳咳咳。
中岛愣住了,眼里只有那人随风轻轻扬起的衣角。
猛的抬头,你说什么?!!!
在看到芥川微红的耳朵时,果断将这句作死的话咽了下去。

最后,芥川是被中岛抱回去的。
嗯?啊,因为受伤了啊,芥川嘛,怎么会自己讲出来嘛。
嗯?体力?呵呵。

看着,在发现芥川受了重伤迅速将人打横抱起连一句话都没留就冲了出去,然后一眨眼功夫就没影了的中岛敦,太宰眨了眨眼,站直了,拍了拍身上的灰,理了理衣服,瞥了一眼中原中也目瞪口呆的表情,道:“现在的年轻人呐~”随后,漫步走开。
“喂!死青花鱼。”敢留我一个人!便也站起来,冲上去就是一个利落的飞踢。当然,没踢中。(说好的精疲力尽呢!)

车上。
芥...在看到芥川一副放空的状态时,中原中也收回了已经到了嘴边的担心。

成为恋人并不久。 该是热恋期才对,可他们什么都没变。
唯一的改变大概是——新双黑的名声变响了。两人心照不宣的,在另一方有任务时便跟上。
除此之外,却什么也没有了。
平时在一起也经常吵嘴,啊,若真要说,大概就是不动手了。可谁又会对自己的恋人大打出手呢(摊手)。反正,他们连在众人面前牵手都是不曾有过的。
因此,在发现两人同居时,中也忍不住掐了一下太宰,当然没掐到,反而还被抢了帽子。白发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斜着眼,小心地观察着自己恋人的神色。一旁的黑发青年瞥了一眼自己恋人的蠢样,心情愉快,当然依旧面无表情。察觉到芥川的好心情,中岛放下手,大大方方地向芥川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以打闹着的不靠谱的前辈们为背景。

嗯,至少有点恋人的样子了,而在这两天后,也就是现在,噩耗传来。

武装侦探社。

芥川哭不出来,却也不是刚听到消息时的冷漠,一阵面部扭曲,最终被压了下去。
哭不出来,又为什么要哭。胃里翻涌着,面色不改。
好痛,又受伤了?刚才的任务?真是没用呢。
放着不管就好,无视了就不痛了,然后会像往常一样——好起来。
冷,芥川拉紧了风衣。

站在侦探社门口,远远便看到那抹熟悉的白色,芥川再也动不了脚步。
不知站了多久,四下一片寂静,芥川转身就走。

“芥...?!”被拉住了的中也一瞬间火气就全上来了,却看到太宰罕见的严肃表情,像被泼了一盆冷水。
松开手,“先过来。”便走到中岛,中岛的尸体旁边。
中也咬唇,扯了扯帽子,一会儿才跟了上去。

芥川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偶,连提线都断了一样,只是向某个方向走着。
忽然,停下脚步。
此刻还是早上。这是一个偏僻的小花园,中岛带他来过。那时只觉得挺安静的,还不错。可现在... ...

熟悉的景象让芥川心里一阵酸涩。
芥川缓缓蹲下,抱住自己,一点点用力。 喉咙里有什么像要歇斯底里,他试着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眼睛干涩,可他不想闭上眼。只要一片黑暗,脑海里便会浮现中岛的白色,那样的惨白,在血色衬衫的映衬下,仿佛要刺伤他的眼。

许久,芥川恍惚,想着任务还没有写报告,该回去了。

大概是蹲的太久,站起来时竟是一头栽了下去。
“芥川!”脑海中一片空白——是中岛的声音,人虎?! “还请小心呢。”一抹白色的身影占据了芥川的视线,比中岛高的多。
芥川眼底滑过一抹暗色,果然不是。
“谢...!!!”一贯的礼貌,抬头时却看到了一旁中岛的模样。
双眼终于湿润了,模糊的视线让他暴躁。
“芥川... ...”真的是中岛的声音。
“敦... ...”芥川嗓音沙哑,叫人心碎。
“这位先生,先擦擦吧。”递到面前的是白色的手绢。

看着不敢接的黑发青年,来人叹了口气,道:“这边,这个几乎透明的,嗯,中岛君,我也能看到。别担心,我会解释的。”
芥川一惊,这才迟疑的接过。

“初次见面,我是白泽。”

“... ...我是来自中国的神兽,现在是住在日本啦——”看到芥川压抑的越来越黑的脸色,白泽想了想,最后决定直接跳过自我介绍好了。
“嗯,中岛君,他还没死,嗯也不对,总之一会儿会活过来。”
芥川瞪大了眼盯着白泽的脸,怎么可能!他在心里喊到。却没有直接说出来,大概是希望吧,希望这是真的。
看着青年不相信的表情,白泽有些为难,“鬼差,新来的小鬼找错人了,就把他带了下去。现在鬼灯正在处理,一会让他,中岛君去办个手续就可以回来了。” 芥川眉头紧皱,死死盯着白泽的目光在问为什么。

白泽心里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所以才要自我介绍啊,看吧你听不懂了吧。
见着芥川隐约的不耐烦,白泽仍然好脾气的解释道:“鬼灯,算了,你只要知道他是负责这件事的就行了。我呢,和他是恋人哦——”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芥川,“中岛君,在知道自己没死之后就闹的厉害——分明之前死气沉沉的?差点惹鬼灯生气了呢(已经生气了好吗,白泽大人)。我拦住了,就顺便带他先上来看看,就为了见你。”
看芥川终于把视线放在了中岛身上,白泽补充道:“鬼魂状态和现世感应不强,刚才——”已经是极限了。
看到中岛的时候,白泽瞪大了眼,将剩下的话吞了下去。怎么会!
中岛缓慢的,真的很慢,但分明是在向这边移动。

终于站在了芥川面前,做出了拥抱的动作,却没有触感,扯出一抹苦笑,又在对上芥川视线时恢复了以往的灿烂笑容,“芥川——”虽然有许多想说的话,大概都是安慰吧,可真的站在着时,“我去去就回。”只剩这一句了。
白泽虽然仍感兴趣,可当事人都这么说了。上前一步,“那我们先走了。”

不过眨眼功夫就消失了的两人,芥川只觉得不真实。日光照在身上,他突然一阵后怕,强烈的反差,宛如被最凶狠的敌人扼住了喉咙,指尖轻颤上移,然后绞紧了胸口的衣物,身体轻晃,向后退了一步,艰难的弯下身,紧闭的双眼挣扎着,在某个瞬间睁开了,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是石板路面——一块显眼的,是手绢。

正午,侦探社。

没有死寂的气氛,事实上,从一开始就没有。众人议论着什么。
“... ...所以,中岛的异能仍然奏效,”仔细检查了太宰所指的地方,的确完好,“也没有致命外伤?”
接触到中也的视线,与谢野干脆的开口,“只是没有生命迹象,是真的... ...”语气沉重,说不下去。
太宰最终看向了乱步,乱步虽依旧坐在桌子上,却难得一副认真模样。
无解,吗。太宰回过头,却是神色一凌。
一瞬间,侦探社里所有人都下意识处于警戒状态。

“喂,”想了想还是将平日里喊惯了的外号舍掉了,“收敛点啊,是你们的人办错了事啊。”白泽瞥了一眼鬼灯。
杀气不煞气瞬间消失,仿佛不存在一样。只是两个一米八的青年,一黑一白,仍旧不容忽视,更不要说那个被唤作鬼灯的,简直吓人。

之后便是友好礼貌的交流,当然并不和谐,于是,在众人接受不了的时候,太宰出来接一句“请继续”完美的礼节性笑容总算没让气氛僵硬。然后,在鬼灯下意识摆出平时气势的时候,白泽出来打个岔“喂喂”神兽天生的柔和气质总算没让谈话终止。

终于,礼数周全的送走了两位不应该存在的人。看着已经站在一旁的中岛,太宰忍不住的感叹一声:“敦君——” 话还没说完,
“请帮我一个忙,太宰先生!”90度的标准鞠躬。
太宰庆幸自己敏捷,提前向后退了一步,不然......啧啧。

“有准备吗?”正当众人疑惑时,当然乱步除外。
中岛连忙从身上翻出一个丝绒盒子。
很好,还在。很好,还能用。

“好的,敦君!”太宰拍了拍中岛的肩。嗯,热的。
“侦探社的大家!要忙起来了!”

中岛小心的看着众人,却收获了一致的微笑。刚要松口气,便被与谢野推着走了?
“还不换衣服!”
“是!”

中原中也站在一旁。许久,理了理帽子打算离开。

“中也~”停住。

“港黑大楼门口,记得带芥川下来。”

沉默。

“所以,暂时不能告诉芥川了呢。”

“太宰。”中也抬头,寻求着什么。

“没事哦,中也还不相信我吗。”

“芥川的样子你也看到了。”说起来中也又是一阵担心,语气有些急躁。

“不差这一会吧。”薄凉的语气让中也瞪大了眼,却在目光移到那人脸上时释然,“好。”

傍晚。

港黑大楼门口热闹得很,却没有杂音。
侦探社一众都到了场,那悠闲的那自在的,像是出来随便散个步聊个天——如果忽略掉围住他们的港口黑手党和他们手上端着的家伙的话。

“啧。”中原中也来到大门时,隔着玻璃门便看到了这一幕。理了理帽子,确定身后的人跟上了,才迈了出去。

“呦,中也~”不耐烦的丢了个白眼,人呢?

在呢。两人毫无障碍的眼神交流着。

中也一挥手示意手下们退到了一边。

太宰先生?来这里做什么?
不对!
一直恍惚着的人,瞬间精神了。快速的扫视着人群,然而,却找不到那个人影。怎么会?!呵,在下竟然会相信... ...
面如死灰。倒也不确切,因为那只是一瞬,随后便是愤怒。

中也站在芥川前面,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芥川的变化。皱着眉,望向太宰,玩大了吧。太宰却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啧。

“芥川!”中岛敦一身黑色西装,总算有了几分成年人的模样。
他见不得那人伤心,在盛怒即将化为心碎之前,他冲了出来。
浪漫什么的都去喂狗吧!对不起了太宰先生!
一瞬间中岛的脑袋里乱糟糟的一团,无数的想法在喧嚣。最后,站在芥川面前时,全都消失了。

是了,一下午的准备,不过是为了一点浪漫。
他们已经浪费了一个失败的告白,中岛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一切都是他欠芥川的。他学不来别人的甜言蜜语,但他不会说芥川不需要这些,他有他该做的。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他把一切弄得糟糕,就连这次也是一样。
可是,哪里顾的上这些啊!!!
他中岛敦就是这么蠢!芥川说的一点都没错!
他蠢到不能将这一切做的完美!分明都是简单的事情!别的恋人天天甜甜蜜蜜,可他却不能让芥川做一个普通的恋人,感受那普普通通的恋爱。
他蠢的很!连排练了一下午,侦探社的大家都帮他弄好的东西,在看到芥川时便全忘了!
他蠢到——他就是见不得芥川龙之介伤心!

脑子终于回来了,却一致的叫嚣着一个想法——抱住他!
他看得见,他看得见芥川的灵魂在哭泣,他看得见那个孤傲的人因为他受了伤!
给他依靠,给他温暖,给他一个拥抱。这是中岛敦唯一想做的事了。

看到站在面前的中岛敦,芥川一阵恍惚。反应过来时,罗生门已经呼而去。可那人就站着,无畏的站在原地。

从何时起,中岛敦已不再躲避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了呢?

芥川气急,可在对上那人视线时,罗生门停住了,停在了中岛敦的额前。

中岛再次向芥川走去,他走一步罗生门就退一步,像极了平日里他们相处的模式。
终于罗生门被收了回去,中岛也站在了芥川身前。

单膝下跪,古老而郑重的台词被青年念的深情。

“好。”芥川再次说道。

中岛敦绝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他怕极了,他怕芥川不答应。说来可笑,但他就是怕,怕到举着丝绒盒子的手一直在轻颤。
在听到芥川声音的那一刻,他猛地站起抱住了面前的人,一点点收紧。
“芥川,芥川,芥川... ...龙之介。”被抱住的人面上这才有了血色。

“敦君~戒指!”太宰笑道。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边的小矮人,太宰一把揽过,意外的没有被推开,只有一个轻极了的肘击,太宰象征性的嗷了一声,在收获了中也的一击眼刀后终于安分下来。

拉过芥川的手,指环已经触碰到指尖,即将被推上手指。中岛敦动作一顿,收了回来。
变故让所有人摸不着头脑,包括芥川。愣神间,一瞬间松懈了警惕——手被翻了过来,小巧白嫩的手心,几道血色的月牙张牙舞爪着。
中岛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像哭。
芥川反应过来,立刻甩开中岛的手,转身。

“芥川... ...”口齿不清,更像呜咽。
芥川心里被戳了一下,他缓缓转身。看到那死死低着的白色脑袋,回想起了这一天的闹剧,真是可笑,又想起了之前,心里一软。他又怎么会真的不懂中岛的意思呢,虽然幼稚,但——他熟知恋人的本性。

芥川牵起了中岛的手。

“还带不带。”

中岛抬头,芥川很少主动。在看到那人眼里熟悉的温柔时,

“带!”一个灿烂到耀眼的笑容眩了芥川的目。


夕阳沉了下去。

“轰!”天上炸开了五彩的礼花。

人群沸腾了,听不清说话的声音。


隐约间,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end.
大概是看的太太们的死亡梗,脑子里出现了这样一个东西,画风清奇......

这次不敢说是糖了(笑)

中间穿插的太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写

《初恋》是以敦为中心,《恋人》是以芥川为中心了,都不太好受呢(意外的暴露本性了?)

鬼白,时间原因没有去重温人物性格,请将就一下... ...

以上。(有多少小伙伴不听劝提前看了的?嗯?)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