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存梗

想到题目再改。。。。。。

◆学园有,竹马竹马有

◆更文时间不定



以下正文,   







头痛欲裂——芥川一觉醒来就这样了。不记得昨晚做了什么特别的事。像是宿醉才会有的感觉,开玩笑,他芥川龙之介才是高一新生,怎么会碰酒。

本想摇摇头,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看似正常实则只会更糟的想法。因为头痛,平时利索的动作全成了慢镜头,好在,洗完脸后芥川总算觉得好了些。

双手撑着面池 ,垂着头,水珠滑过脸颊。许久,芥川抬起头,很费力的样子。眼神有些涣散,不过一瞬又恢复了神智。

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熟悉的,又有些违和。有什么,不太一样。罢了——该来不及了。

头疼仿佛没存在过一样,芥川迅速地准备着——两人份的便当。

“咚咚...”和平时一样,芥川看了一眼腕表,还好,不晚。

一分钟后,芥川皱着眉拿出来钥匙。熟练的开门,换鞋,猛的打开一间卧室的门!

果然。

没好气的放下手里的便当,转身一脚踹向床上仍睡得正香的人。

“啊!”中岛敦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还没来得及看清袭击自己的是谁,就跪在了床上抱着头。剧烈的疼痛,因为刚才的动作加深,连一个痛字都吐不出来。

芥川只是像无数个早晨一样叫醒中岛而已,却没想到......怔了一下,就想起了自己早上的经历,眉头紧皱——所以,发生了什么?!

看着在床上紧缩成一团,连呼痛都做不到的中岛敦,芥川更烦躁了。

为什么?当然是快迟到了。
嗯?担心?开玩笑,他芥川龙之介会担心中岛敦!(其实去掉前一句就挺好的)再说... ...不就是疼一会,又死不掉!(啧啧,大家都看的懂的,对吧~)

盯着房间里的挂钟,不让自己转移视线,在心里算着能留给中岛的时间,却越加烦躁。

“啊,芥川啊。”少年的声音很是虚弱,满头大汗,脸色惨白,让芥川不禁想到——中岛没有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太好了。

像是没有看到中岛的惨状,一如既往的催促着人快点洗漱,真的来不及了啊。

“人虎!还没好吗!”已经站在玄关的芥川不耐烦道。

“啊!马上!好了!”中岛几乎手忙脚乱的,最后顺了块面包就向大门冲去。

“喀嚓。”关门声。

又是美好的一天,活着真好。中岛眯了眯被太阳光刺激到的眼睛,不禁感叹道。





tbc.

非常想写学园的一只,于是... ...奇妙的脑洞
已经非常忙了,还给自己挖坑... ...
就是不想放过每一个关于敦芥的梗,记下来,哪怕以后再写!

嗯,以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