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太中】一脸懵逼的日常(13)

ooc是防腐剂,请大家吐出来

迟来的太中(其实中也也没上线,望天)

时间线直接接上文


以下正文,




嗯?你问太宰这两天去哪了?

当然是去浪了~

嗯?没毛病啊,浪啊~

——————

太宰看着面前的大海,真是到了偏远的地方啊。

静谧的氛围中太宰顺其自然的放松了神经。面前的那片汪蓝像极了某人的眼睛,一样的让人移不开视线。自从那些不速之客来了以后就一直回避的问题也随之浮上脑海——中也... ...

海风带着咸腥味,头顶倒是暖阳,风儿喧嚣地带起他的衣角,像他平时那样嘲讽着现在的他。

太宰有些迷茫。

——————

“的确很漂亮啊。”想在看中也一样。太宰微微勾唇,决定了。

这两天,太宰一直开着车,浪。

到了晚上就在车里将就一晚。第二天,在接着上路,无所谓方向。

——————

一想通,太宰就马不停蹄的往回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尝试车祸自杀呢。

在看到家的时候,太宰一瞬间想直接冲进去,嗯,会很有意思呢。

然而被某个正正好好站在门口的人坏了好事。虽然因为某个小矮子,这种事只能想想,但是!

太宰挑眉。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微笑。

靠边停车,熄火锁门。

熟练的像是在开他自己的车一样,嗯。

在看到那串不熟悉的钥匙挂坠时,才想起来——这不是自己的车!

哦,对了。

离开那天,太宰只不过是想外出散散步。谁知道出门时却让他看到了车库,想起中也的爱驾之前已经被自己炸了,秉持着好奇心就溜了进去。在意外的发现车子符合自己的审美时,还没来的及快上中也一句,就决定把它顺走了。行动起来倒是方便,于是几天后他到了那个连名字都没注意的地方,于是钥匙现在在他手里。

——————

“该不会是专门在等我吧。”笑。保持微笑。

“怎么会。”一个轻蔑的眼神,摊了摊手。另一个太宰道。

谁信啊。

“久等了,走吧。”说完,出了院门,中也才发现门口还站了一只宰。

“中也好慢啊。”揽过显然好好整理了自己一番的中也,头也不回的向原定方向走去。另一只空闲的手背在身后比了个手势~

“啧。”真是巧合,怎么会!

不耐烦的挠了挠头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房子,转身就走。


tbc.
并不会写太中的某人,先说好,这是之前写好的。

顶锅盖,跑!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