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深山进行时

累。痛。

中岛的学识不高,但他也觉得,即使有着渊博的词汇量他也只会选出这两个字。

每每抬脚,脚踝便传来一阵刺痛。小腿上仿佛坠了千斤的铅块,每一步,都能感觉到骨头与骨头在摩擦,传来清晰的痛。不过,这大概只是自己的臆想,到底只有疼痛是可以确定的。

「人虎,山路难行,省点力走。」

芥川一开始便告诫过他了。

脚下的路没有一块平整的,不是沟壑便是出土的树根。可行进的速度却没有因此减慢,到是不想看上去那么难走——这是中岛最初的感想。

太宰先生在出发之前单独拎他出去说了一句,倒也只有一句——芥川更有经验,多以他的话为准。不然,会吃亏的哦,敦君。

中岛虽然觉得芥川的话有些奇怪,但只把这理解成了——芥川身体不好。嗯,一定是这样才会觉得难走。

或许是因为太宰特意的提点,中岛学着芥川的样子,一步一步,慢了下来。

可即使照样做了,却也只有这样的现状。汗是一滴没出,却累得连话都不想说。背包里只带了吃食和水,并不重,现在却压的两肩有些异样,像是脱臼了一样,这大概不准确,不酸也不痛,却难受的很。

看着仍然走在前面,速度不减的芥川,中岛第一次怀疑——芥川的身体其实很好?

怎么会!暗骂自己一声,竟然比不上芥川。中岛努力将注意力分散,不去感受脚踝处传来的痛。事实上,浑身的骨头都在叫嚣了,不过,倒也清楚——还能撑下去。既然这样,又有什么可说。

... ...芥川,真的不累吗。

没有意识到这已经是超出范围的关注和关心,中岛默默地想着。因为,一般,会在这个想法之前打住吧。

已经是中午,太阳高悬在头顶,却因为茂密的树叶,气温仍然凉爽,比起刚出发时的寒意,这会到是刚刚好。

许久,漫不经心的中岛才发现,芥川的步伐慢了下来。

“休息一会,先吃午饭,人虎。”芥川的声音依旧冰冰冷冷,却让中岛听到一丝不和谐,芥川的呼吸乱了。

看着那人更加惨白的脸色,中岛哑然。他该早点提出休息的,芥川最多讽刺他两句,却一定不会驳回——他总是看上去冷的很,说出来的话也能掉下冰渣,但却意外的在意别人,不,该说是关心,芥川总是以自己的方式关心着身边的人,虽然看不出来。

悔意。看着那人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假装没事一般。中岛只是机械的拿出自己的午饭。是最爱的茶泡饭,竟然还有茶。中岛却没了平时的激动。

...咳咳...咳咳...到是咳个不停了。

中岛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就差跳起来了。手忙脚乱的倒了一杯茶,“芥川,”伸出去的手就在芥川面前,中岛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实是不知道以什么身份让芥川接受这一杯茶。

果然,芥川没有理睬,一手捂着嘴,一手在背包里翻找这什么。似乎翻了个底朝天,却没有找到想找到东西,停了下来。

事实上,中岛也不知道芥川在找什么,却在芥川停下来的时候再次将茶水递了过去,“给。”莫名的相信会被接过去。

其实,芥川也可以在找平时吃的药,不是吗。后知后觉想到这一点的中岛有些尴尬,他是没带任何药物的,如果真是... ...

咳。咳嗽似乎真的缓和了一点。连忙接过芥川还回来的杯子,再次到了一杯递了过去,被芥川毫不客气的接过。

终于,又安静了下来。

“... ...谢谢。”

“啊,嗯...嗯。”

其实芥川也很懂礼貌,嗯还有很多其他自己第一次见他没想到的地方。不过,真的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

诶?!

tbc.

走了一下午的路。

以上。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