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If time (上)

黑敦黑芥篇,黑敦个人场

独立短篇,可单独食用,if so 的设定之一

以下正文,

那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

像他们这种拼尽全力只能苟延残喘着的人,是不会在意这种事的。

只是,那晚有些特殊。

月亮明晃晃的悬在天上,在这里,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夜晚,因为,任何事情都面临着暴露的危险。

中岛已经饿了一天了。这只是个小问题,饥饿才是正常的。他小心翼翼地沿着墙边走着,偷偷地瞄着,寻找着可乘之机。

“哇啊...我再也不敢了!别打了!...还给你了啊!...呜...我再也不会了!...呜呜...我要死了!...呜呜...呜”

冷眼瞥过边快速走开。这种时候如果逗留,只会惹祸上身。

小孩的哭喊声凄惨地回响着,周围的人,或淡漠,或烦躁,也有人对此骂骂咧咧着什么,都是些不堪入耳的词。没有人会为他求情,只有火上浇油的怂恿,没有人会为他凄惨地哭喊而动容,只有人——“啪!”一个酒瓶横飞了出来,到是巧了,正好砸中了那孩子。玻璃渣一时间四溅开来,周围的人都躲的飞快,更不要说那个施暴的人——就是他最先躲开了酒瓶。孩子的脸上已经布满了血迹,人也早就昏了过去,又或者已经死了。踢了两脚倒在地上不再动弹的孩子,随后骂了几句,就将人拖走了,扔在了不远处的垃圾堆旁。

中岛早在变故发生之前就已经离开。前进的脚步终于停下,已经是尽头了。无果,却也只能回去了。抬头望了望那亮的过分的月亮,却也没有什么抱怨的话,那种东西,从他踏进这里时就再也不会有了。

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抄了一条小道。向来,除了寻找食物,少在大人们面前出现,只有这样才是惜命。

只是,今晚他运气有些背。不,这应该是最糟糕的状况了——迎面而来有五六个人,虽不是什么壮汉,中岛也清楚明白自己大概会死在这里,尤其,领头的那个,

“呦,终于逮到你了,”中岛难得一阵懊悔,为什么就抢了他的东西啊...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东西难吃的味道,“又够能跑的啊,我可是在这找了你三天了。”一挥手,跟在他身后的人便一拥而上,将中岛围住。

说起来,即使现在状态不佳,中岛也有自信能无伤的揍趴下三个,不过......紧绷着神经,一遍又一遍的催眠自己——我不饿,我不累。最后——真的会死!

最后一个字在心里落下,拳头也到了自己面前。

醒来时,自己脸着地,身上黏糊糊的却意外的没有疼痛。等视线清楚,中岛爬了起来,将自己靠在墙上。正当他思考着自己是怎样的好运才能免于一死时,他看清了周围的景色。

月亮仍然是明晃晃的,所以他能清楚的在这样的深夜里看清他面前骇人的景象。入目之处只有鲜红色,血的颜色,地上几摊较多的血泊里,依稀能辨认出人类的残骸。

最后他木然地低头,果然看到自己身上也是同样的颜色,紧盯着那扎眼的血色。许久,中岛才恍惚,想起这一切都是自己干的,也想起了那只蓝黑色的老虎,想起了它最后扑向自己的场景。

扶着墙壁,打着颤站了起来,又是猛的一推,失去了墙壁的扶持他一个踉跄差点跌回地上,可他站住了,站稳了,所以他继续走下去了。

此后,贫民窟有了他的地盘,所以人都知道——那个长相纯良的男孩不能惹,食人虎的称号也渐渐传开。

“喂,离他远点,不想死的话。”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