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平行·阳光下(4)

白敦黑芥场,

以下正文,




如果不抱有活在阳光下的渴望。

距离与组合的决战,早已过去很久,脑袋里却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

是芥川当时对镜花的评价。

明明连当时的场景都想不起来了,也对当时的不甘和悲伤有些陌生了,却在脑海里突然浮现这样一句话。没头没尾,意义不明,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啊,芥川!”
         看着,一边挥着手一边快速向这边跑来的中岛敦,中途因为突然出现的路人而急忙躲让和道歉更显得滑稽。
        芥川紧皱着眉头,直在心里吼着,为什么太宰先生会让我和这个废物一起行动啊!分明有我一个就够了!难道是我的实力被否定了?!这几次和人虎一起出的任务的确完成的都很差,但那不是我的问题吧!分明就是那个废物拖了我的后腿,才让太宰先生误会的!上次都分过任务了,明明应该负责前方却又突然折回来!还有那次突围都要成功了,却在关键的时候犹豫了!真是废物!
        相比于芥川丰富的心理,中岛也不遑多让。
        面上虽然仍留着对行人道歉的微笑,事实上,心里也是爆炸状态。太宰先生说要我和芥川多合作,这样才能培养好默契,可也不至于用这么简单的任务啊!明明一个人解决都很快,两个人反而又是负伤又是会出新的乱子!好几次差点被与谢野小姐抓过去了啊!还有啊,那乱七八糟的增员哪来的啊!明明情报都说是扫尾了啊!说到底,为什么芥川要接这么简单的任务啊!

       

        还有,那句话。是我忘了什么重要的部分吗,还是仅字面而已。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废工厂后杂生的乱草中,看着投在芥川身上的阴影,中岛无意识的放慢的脚步。

       
         说起来,芥川其实是通缉犯呢,黑手党的大家都是。所以每次碰面都是在小巷里,然后走着自己没见过的小路,躲过了所有视线。

       
        “嘶!”
        和芥川不一样,中岛穿的是短裤,一般是不会被伤到的,杂草,这会是分了神。
         啊,对了。之前,有一次是从贫民街走的,虽然一直以来芥川都很熟惗的穿街走巷,只有那次,有停顿呢。望着小腿上出血的地方,中岛眨了眨眼,想的却是完全不想干的事。

        
        芥川走了一会,意识到身后的脚步声几乎听不见了,才不耐烦的回头,喊到:“跟上!人虎!”
        看到,中岛几乎条件反射的跑了起来,仍骂了一句:“别给我添麻烦!”同时,也在盘算着这次要如何避开这个麻烦的家伙完成任务。

      
         中岛在有一步之差的地方停住,撇了撇嘴,也不反驳什么。因此芥川还多看了他两眼,明明平时觉得不会认下,且会恶狠狠的喊回来。
         只是,中岛现在真的陷入了对“莫名的话”的思考中,更何况,当事人就站在他旁边,光是忍着不问出来就已经很费力了。当然是因为问了不会有答案反而会被毒打一顿啦,而且是自己无理在先,连还手都会愧疚吧,嗯只会被打而已。
         而且——这似乎是必须自己解开的问题。

        
         “人虎!按作战计划行动,不准破坏计划!”
         “芥川!这根本就不能称为作战计划吧!我怎么会把你留在最危险的地方,自己去——!”
        没等中岛把话说完,芥川已经冲入包围区。中岛眼睁睁的看着芥川消失在枪林弹雨中,狠狠一咬牙也消失在原地,冲向了相反的方向!

        

        如预测一样,自己吸引了大半火力,人虎那边应该很顺利,这样一来,任务会解决的很漂亮而且一定能向太宰先生展现我的实力!
        漆黑的身影在周围的火光的映衬下,格外的显眼和纤细,是不是掩唇的行为使中岛心里一紧。
        中岛飞奔在三楼的走廊上,迎面而来的人几乎挤满了不算狭窄的地方,却在不断消失倒下。明明有着不断的距离,自己这边也不算轻松,眼镜缺离不开那道身影。

        
        “啊!!!”
        “哐!”走廊尽头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坐在办公椅上的中年人背对着门口,门被踹开也没回头。
        “东西在哪!”中岛警惕的打量着整个屋子,最后将视线落在那个中年人身上。
        “和你知道的一样,就在这张桌子上的电脑了。”

        
         中岛转过电脑,快速的载入和删除,视线的余光一直没离开那个异常冷静的头领。
         和太宰先生说的一样,啊,敦君,如果你进入了最里面的办公室,里面的人你不用管哦,办完事就回来好了,他不会做什么的。

        
         中岛皱着眉,却也没有多做停留,转身就冲向了走廊的窗户,只瞄了一眼战况,确定了芥川的位置就直接跳了下去。
        落地的一瞬月下兽现形,周围便清空了一片。站在血染的土地上,中岛却是停下了——
        如果不抱有活在阳光下的渴望。
        同样曾经身处黑暗之处,可如今,却还要说出这样的话吗!一直被过去牵绊的也有你吧,芥川!
         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齿,中岛猛的发力,一拳冲向了芥川!

       
         “砰!”
          只一瞬,站在战场中心的人换了样,芥川被打飞了出去,最后只看到了中岛发狠的样子。

       

         “啊,芥川,你醒了。”
          头上是明晃晃有些刺眼的太阳,芥川没有先理会这声音,而是伸手挡了一下。闭了会眼,再睁开时却不自觉的收紧了力道,紧张的表现——他现在在街道上。
         “人虎。”芥川声音压的极低,隐隐有咬牙切齿的含义。
         “前面就是侦探社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就只能带你去这里了。”
        “放我下来。”
        “嗯?芥川不怕被认出来?”
        自从黑手党有了营业资格,所有的通缉令都撤销了。
        然而,芥川却沉默了。
        中岛瞥了瞥自己几乎被揪坏的衬衫。
        竟然敢威胁我!分明突然袭击我的人还有没经过允许就带我来这里的人就是你!
        微微做了一个深呼吸,中岛在侦探社旁的小巷停了下来。身后的人一落地,就是一个猛推,死死将自己按在墙上。

        
        “人虎!目的!”
         中岛压制的条件反射的行为,才成功的有了现在的被动。然而,芥川的情绪也比想象中的激烈,竟然没注意到这一点,或者直接忽略了。
        “芥川,说过的吧‘如果不抱有活在阳光下的渴望。”
        “... ...”芥川皱着眉,记不清什么时候讲过这样的话,但是!这是他这一天都很奇怪的原因?就因为这么一句话!
        中岛回不了头,也看不到芥川的脸色有多难看。
        “明明说我沉浸在过去的语言中是愚蠢至极!那你呢!芥川也是一样的吧!”
        “闭嘴!”
        “明明和我说了这样的话,明明都已经得到了太宰先生的认可,可还是活在过去的,是芥川吧!”

       
         沉默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小巷里的寂静像是隔绝了街上的喧闹。
        芥川,松开了手。
        即使得到了那个人的认可,可自己还是想出现在那个人的眼里,有错吗!
        啊,这就和人虎一样了,“获得别人的许可”。

        
         芥川一脸面无表情的退了一步,中岛转过身,还想说点什么,可看到芥川的动作又说不出来了,他不需要。
         中岛深吸一口气,“芥川——”

       
        “阿啦,敦君,欢迎回来~”太宰趴在沙发上,看着和早上明显不同的人,在心里下了定论,看了终于有进展了。

        

        “和我一起走在阳光下吧。”



end.

特地重看了动漫,果然找到了不错的东西。

大概有些bug,咳,希望大家别介意,谢谢阅读。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