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楚路】You are mine

"呃... 师兄,怎么... ..."

日常例会后并不日常的意外惊喜——好吧,应该算是惊吓。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小心避开自己向秘书伊莎贝尔的小动作,并不戳穿,只觉得奇怪,我以为我们很熟,难道不是吗?

见楚子航微微颦眉看着自己,路明非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不是吧,师兄,别啊,我没干什么吧??!这学期的课也都没挂!前几次任务也没损坏什么吧... ...嗯!那,呃,还有什么?不是,师兄,你这么一尊执行部大神,咋往我学生会跑啊!呃,喂,门口的人都小声点啊,我的听到你们讲什么了!啊,还是让伊莎贝尔换个门吧。不是!大兄弟,你讲啥呢!该死的芬狗,下次见到你看我不!不对,好像明天他就要回来一趟,呵呵。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明显放飞自我的自弃表现,终于开口道,“我接了个任务,”

呃,不是,师兄,你接了个任务和我有什么关系?最近好像也没什么龙王出没,嗯老唐正带着他弟环游世界呢,其他龙... ...不对啊,没听到什么消息啊,今天例会也是,执行部也没通知啊。

“秘密任务,老师让我和你一起去,”

哦,那是有可能,想我当初去报道时,施耐德教授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吧,虽然他带了面罩,咳,不过和任务结束后拿到报告的反应反差太大才印象深刻啊,没想到那位冷漠少言的执行部负责人,一只手搭在他肩上,许久,久到路明非的主席架子摆不下去有点抖的时候,才冒出一句,“干的不错。”... ...还看了一眼师兄... ...

诶,不是,那换一下,我去出这个任务就好了吧,虽然没师兄那么有效率,可既然师兄一个人能接的任务,我去也行吧?

“本来就是双人任务。”

看着自家主席一点一点从西装革履的精英模样变成穿着西装革履的衰仔,再配上楚子航那一句话硬是分成几句,急死人不偿命的架势,还有这诡异的默契... ...伊莎贝尔听着门口的“小声”议论,忍住了摸摸耳朵的冲动,我... ...应该没有间接失聪吧... ...所以!主席你根本没说话吧!确定这一点的伊莎贝尔有点想去参加守夜人置顶飘红的赌局“路主席与楚前会长是否是双向箭头(大概)”这还用猜吗!

“哦,那什么时候走?嗯?师兄你开车来的?”路明非理了下现况,重新打量楚子航,这是下意识习惯,只有这人站在身边总要仔细看上几回才能安心,于是看到了楚子航重新配上的车钥匙,上一辆好像上次报废了,也就是说... ...!

楚子航点点头,“现在。”

喀嚓!路明非的主席人设终于完整的崩了。

不是!师兄!怎么每次你找我出任务都是立刻马上啊!!!

“伊莎贝尔,今天的事项你看着办,需要我签字的都在桌子左边签好了,剩下的如果有需要就发给我——”路明非在得到答案的前一秒就已经行动起来,房里饶了小半圈,再回到伊莎贝尔身前时,拿过自己的风衣,“可以的话——”路明非笑着眨了眨眼,走向已经拉开的门。

“走吧,师兄。”

不出意外的看到门外整齐的两排人马,站的是气势满满,“主席!”

路明非心里腹诽一片,面上却崩的极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率先走向大门。



“师兄,”

路明非率先打破沉默,他刚看了诺玛传来的任务消息,怎么也不像是需要一个S级和一个超A级的任务。

楚子航撇了一眼路明非疑惑的目光,继续直视前方,“任务在城市中心,一家高级餐厅,经调查任务执行期间无法控制清场,而且餐厅的二楼已经预定给一位王子,他要开同学会。”

“哈?他家的城堡呢?老大可不会在一家餐厅开同学会?”路明非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都什么事。

“因为他在追一个平民女孩虽然没有阶级歧视,但女孩只认为他是富商的儿子。”楚子航面无表情的说着任务上不会有的八卦。

“不是吧,可我们任务在顶楼,即使狙击为主,有王子的地方,我大概找不到好的观察点了。”路明非皱着眉认真的分析着意料之外的状况。

“嗯,即使要进入酒店,不会搜身,也会在枪响的同时被警戒,不能用枪。”说着,一个利落的扫尾,停车。

“可是,师兄,我的长项是狙击掩护,”路明非挑眉,看向楚子航,“君焰也用不了。”

“嗯,”按下门锁,率先下了车。

“诶!”不是,那为什么找我?这种任务,怎么回到师兄你手上,这最多只是B级的吧。

楚子航一手拉了两个行李箱,背好两个刀袋,再看路明非,那人已经在观察周围建筑了。

楚子航简单看了几眼就先去等记了。

带回过神来,才发现楚子航已经拎着所以行李进去了,想着路线和计划,倒也没觉得什么。



“师兄,”路明非坐在沙发上,向楚子航找这手。

楚子航将本来抓在手上的毛巾搭在了肩上,走了过去。

“还是只能突袭,他们既然是在逃跑中,知道王子回来也不会用枪,这里走廊的宽度,我的短弧刀还好,你的蜘蛛切童子切,只带一把比较好,”

暗金的眸子里翻涌着,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有些出神,面前的人已经褪尽年少的青涩和迷茫,制定的计划与自己所想相差无几。

“我还是想带沙漠之鹰,不带有些不习惯,必要的话在房间里还是要用枪的,诺玛说他本人不是混血种,可身边的保镖都是一个混血种心腹找到,才会到我们这来,我觉得有点问题,”

楚子航突然看到路明非的发梢仍有水迹,下意识就伸了手——

“呃,师兄,”路明非有些尴尬,我说的好好的,你摸我头干嘛?不是,大兄弟,你不会一句没听吧??!

手上传来的触感分明的告诉自己,这个先一步洗澡的家伙到现在还没开干头发,楚子航扫了一眼周围,连毛巾都没发现,再看向路明非,见对方一脸郁闷的看着自己,才发现这动作有多突兀,暴露了... ..

“我听到了,计划的很好,和我想的差不多,至于那个头目,大概是个没登记的混血种,或者——”楚子航知道路明非的重点大概没偏到那个程度,却一不小心拿起了自己的毛巾擦起了对方的头发。

所幸,路明非只是僵了僵,继续问到,“或者什么?”



晚间,两人又隔了个床头柜秉烛夜谈,或者是因为入了夜,又或者是因为不看对方,路明非终于话痨起来,楚子航也听的认真,知对方自坐上主席的位置后难得放飞自我,却也说不出安慰的话,事无巨细,却有所同,都是无法避免且只有他能做的事,连躲都不行,知他辛苦,却也知他不是抱怨,只是想说就说了。

那不想说的呢?大概永远也撬不开你的嘴。



路明非盯着对好时间的手表,在分针指向12点时,与楚子航对视一眼拉开了门。

三两步窜上楼梯,打开安全门的瞬间一个肘击,随即抬腿踹在保镖的胸口,那人便飞出去狠狠撞在墙上。

正瞥见左边一个人影飞扑过来,却看也没看,冲向了前方,一拳打在来人脸上时,身后也传来一声闷响,重物落地。

接近门口时,路明非踩着正常人的步子,稳稳的走着,在门口站定,正懊恼着,忽而眼神一变,猛的向一侧闪去,看也不看背后墙上的弹孔,一手摸向沙漠之鹰,另一只手猛的打开房门,便是一脚踹上,拉着那个倒霉鬼就是一翻,同时伸出沙漠之鹰连爆三人,才在墙边停下。

还有五人,都在里间,不想也知道,这门后都是枪孔,先前在外的都是喽啰被突然打开的门吓到了才反应慢了点,这下可没那么好进。路明非正调整着呼吸,就看到楚子航在门口给他打着手势,路明非点了点头。

低头看着诺玛给出的房内的监控图,再次在脑海里模拟了一遍弹道,便是一脚踹开大门一瞬便开了两枪。却看到一枚子弹迎面而来,背景的保镖得逞的笑渐渐模糊,子弹的轨迹越发清晰,也更加清楚躲不开,也来不及回以子弹,“锵!”左手快如闪电,刀刃生生切了过去。

路明非站直身体,右手也已换上短弧刀,似乎笑了一下,下一刻行如鬼魅,面前人脸上还带着惊恐却连还手都来不及便是失声倒下,动作行云流水无半分迟疑,回手便挥向的一旁的头目。

“锵!”挥至面前的利刃被稳稳架住,路明非眸光一闪心下了然,脑后破风声响起,看着面前人狂喜的表情,却是淡然甚至头目似乎从中看到了无奈的笑!

“碰!”阵风带起路明非脑后的发,同时,路明非浅笑的抬脚猛踹出去。

路明非和楚子航侧身相对,各自面对着面前倒在地上的人。

“!”你不是一人!头目惊的说不出话来,下意识瞥向了另一个倒地的人。



“呼——”路明非伸了个懒腰,看着一片狼藉,还算可以。

两人对视一眼,楚子航晃了晃手机,示意路明非收尾的人来了,便一齐离开了。



“嗯,师兄,我们不是该回去了吗... ...”路明非洗完澡出来却没看到收拾整齐的行李箱。

楚子航拿起毛巾衣物,临近浴室,已背对路明非才说,“任务时间是5天。”

路明非一怔,这是?

“出去走走吗?”等楚子航洗完出来,却还看路明非一副呆呆出神的样子,接过他手上的毛巾,熟练的擦了起来。

“呃,好。”不过正午刚过,总不能一直待在酒店。



说要出门,可一直只看了任务的路明非是一点主意也没有,只跟在楚子航身侧偏后半步。

看着繁华的高楼和修剪精细的绿茵,不知何时,人群渐少,踏出城市中心的小树林,便看到一片白鸽飞起,斑斓的剪影落在脸上,不禁惬意的眯起了眼。

手腕被牵起,并不用力,拉着自己走向一方。

路明非垂下眼帘,盯着那熟悉手,眼光微闪。

待两人站定,身侧是一汪湖水,泛着金色的波澜,鸽子散落在两人身侧,双目对视,许久,微风荡起斑斓的树影。

“路明非,”

他看着那双暗金的眸子,从第一次见到,他便一直觉得好看,之后才知道,包括他在内,只有少数人才能直视他的眼睛,这次觉得这S级还是有点用处的。

一直觉得像师兄这种人,此獠当诛榜第一诶,怎么可能和我有交集,在他面前总是想当个偷懒的师弟,怂一没什么不好,有师兄罩着呢,即使走到今天,也不想改变。

可是啊,楚子航,我好怕会再弄丢你,如果是因为我太弱,你才不告诉我那些事的话,现在的我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即使和你并肩作战也绝对不会拖你的后腿。

可我还是不能说,那句喜欢你,轻过鸿毛却难以出口。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不躲不闪的眼睛,绝没有表面那般平静,他想起诺诺的警告,他们一起聚餐时,彼时诺诺已经喝醉了,却趁人不注意拽了他的领子,“以你的态度,还是离他远点。”

楚子航没问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确在第二天被光明正大的堵了,她说,“路明非就是个死小孩,他认定的事,要保护的人一点也不含糊,对自己比对谁都狠,别拿你那半吊子的照顾当借口,你再不开口就离他远点。”

他心里没底,即使被诺诺指着骂了一通,也没多少感触。可再看到路明非,再看到他略显无措的站在自己面前,才确定,这个死小孩一定不会开口,却是一阵高兴。

“哗啦!”鸽群再次起飞。

“和我交往,好吗。”

怕说的含糊了,他会装作听不懂,话一出口却成了最简单的模样。

“师兄,学校不允许情侣一起出任务。”路明非一直以为,如果自己听到那句话一定会立马答应,却没想到语气都这般淡然,嘴角却扬起一个弧度。

楚子航没料到他会问这个,却已经回答道,“那就搭档。”

两人对视一眼,满是狡黠,不禁笑出了声。



“部长,这份表批不批?”

“楚子航和路明非?”

全校公认优秀情侣,狗粮供应商,批不了吧,啧啧。

“... ...批!”




end.

呃,没想到全篇这么长,淡淡的微带甜味的故事。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