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


随着夕阳缓慢的下沉,暖黄的日光渐渐消失在天边。横滨结束了又一个普通的白天。

中岛坐在面对着大门的沙发上,双手交叠,两肘搭在双腿上,垂着头,只留余光瞥见大门的边沿。

视线落在一处光亮的地板上,反射着来自窗外街上的灯光,泛着点点寒意,无意识的挣扎着。

应该... ...不是他的错觉。



距离芥川最后一天回家,整一个月。

再次早早结束工作,在街上从快步到小跑,喘着气抵着家门时还忐忑期待,开了门后,却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也... ...和早上出门前一样。

没... ...回来啊... ...

这是他们一起住了一年的小地方,从被太宰先生以培养合作的默契为由压进来,磨合许久才渐渐少了打架争斗,只偶尔斗斗嘴都渐渐成了生活的调剂品。

发现这样不同的感情还是很简单的,迟疑许久,终于借着一次故意的醉酒,挑明了两人之间若远若近的关系,芥川虽然没有明确回答,却默许了之后更亲密的行为。

一次又一次,中岛小心的试探着底线,终究没敢有什么出格的动作。

也该到尽头了。



这一个月来,只有刚开始忙碌的一星期,两人连面都见不上。不过,这也是常见的事,毕竟都是不定时的工作。

相较之下,芥川可能还要更忙一些,中岛时不时因此而心疼,也埋怨过两人的假期难以重叠,却没有真的生过气,每每芥川一皱眉头一副累了的样子就更不会说什么了,小心的上前搂过那人,再将他带到沙发上按着坐下,才将手指或轻或重的按在太阳穴上。

有时,甚至连第二天跟着去黑手党之类的也干过,以至于原本因为侦探社而有所戒备的下属同级都渐渐习惯了中岛的笑脸,时不时打个招呼也是常有的事,有时见了中岛着迷的盯着芥川的眼神也会笑笑就绕道,识趣的很。

可最近... ...

倒不是完全见不上面。有几次在街上碰到了芥川和他的同事们,几人似乎在说着公事,芥川一边说着什么,只扫了一眼中岛就带着人换了道,直接避开了,毫不掩饰。

半个月左右,中岛实在有些慌了,在太宰先生的怂恿下也去了几次黑手党的门口,不仅不给进,每次传话过来不是在开会就是出任务了。

可从太宰先生那得到的消息,黑手党最近可没什么大事紧张成这样。更不要说,还时常能见到中原先生,所以——真的有在忙吗?

中岛敦不敢怀疑,这样的念头每每一冒出来就会被掐断,一直这么等了一个月

——真的,是极限了。



“喵——”

是家里的黑猫。明明以往这个时间都不会在家,看样子也不像饿了。

中岛没有动。

“喵————”

黑猫跳到沙发上,也不做什么,转了两圈就原地卧下,刚好靠着中岛。

猫咪是他们一起捡回来的。在路上看见了,若不是芥川留意了一会,中岛也不会决定把它带回来,本想着以后可以每天给它带点吃的,却发现了芥川的在意。

“要养吗?”,话就这么脱口而出,却在得到答案前就上前小心的抱起了这一小团。

天那么黑,它也那么黑,能被芥川一眼看中只能说是缘分。

没想过芥川会多上心,养猫的事最终还是由较闲的中岛负责了,也总会被带到侦探社去,得到一票人的喜欢和抚摸,小黑球的名字最终定为小豆。

正当侦探社一堆人七嘴八舌的睁着眼睛胡扯时,中岛冒出来这么个名字,瞬间安静了片刻,白毛的青年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眼,空气才重新流动起来,太宰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乱步君晃了晃腿也不说什么,其他人简单的反驳了一下又认真的夸了夸自己起的名字才悄然的默认了。

无花果,红豆汤。

第一次当着芥川的面叫漏嘴了,正僵着呢,却看见芥川也上手摸了摸。这是——不反对了。

中岛提过起个名字,芥川只表示你来起,让中岛消沉了好一会。

腿边的温热和柔软,慰藉了不少,许久,中岛像以往一样伸出手。



以担忧为前提的持续追问之下,太宰先生有开玩笑说过,芥川啊,会不会是不想继续了?

中岛想都不敢想的结果就这样被摆在了面前,却连反驳了力气都没有。

现在想来,太宰先生果然是对了吧。芥川他,总是有着消除不了的距离感,而且,每次都是我拉近的关系,会不会他本来就不在意才一直任由着这种关系的存在——为了任务的顺利,为了... ...太宰先生的肯定... ...

啊... ...现在想想,芥川的话,或许真的会这么做呢。

真的... ...吗... ...

如果胡思乱想一定要有个结束,那这一定是中岛最不想面对的场景——

芥川回来了。



“喀嚓。”

当熟悉的开门声响起,中岛都像没听到一样,直到眼前的颜色变换,才下意识抬起头。



芥川皱着眉,他回来的相当晚了,路上连流浪汉都没看见,开门时虽然刻意放轻的动作,在这静寂的夜晚还是显得刺耳。

开门后却不是意想中空荡的客厅,而是眼见着疲惫不堪的中岛。

怎么回事?侦探社发生什么了?中原前辈早上来时心情不悦却没什么不对劲,这是——怎么了?

小豆站起了身,甩了甩脑袋,看了一眼芥川就跳下沙发,向门外窜去。

再看只看自己一眼就下意识撇开眼,明显震惊和慌张的中岛,芥川渐渐想到了什么,松了口气,坐在了中岛旁边。

走进的脚步,靠近的感觉,身边凹陷的真实,中岛有些坐不住了,各种意义上,更多的——却是想逃,逃避即将揭露的事实。



肩头却是一重,熟悉的分量压了上来,连带着中岛的心颤了颤,无数的激动的情绪一齐涌了上了,在化成泪水前被忍住了。

“让我歇会。”

中岛颤了许久的手,终于搭在了芥川背上。

无数的疑问压在胸口,却在看见芥川疲惫的眼角时都不重要了,他小心的调整着姿势,换成那人最习惯的怀抱,只片刻,怀里久违的传来了那人均匀的呼吸。

中岛盯了许久,终于移开眼,抱着芥川去到床上。

天边泛起了白色,中岛的心情还没有全然褪去,却已经决定不问什么。

从最开始,他便是小心的爱着,准备着随时被芥川拒绝,虽然永远也不可能准备好。同样,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心情不是吗,那就自己好好品着。无疑,这次又是自己在犯蠢,却也清楚自己想的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这样就好,这样就够了。

连回应都不曾期待的恋情,现在却能站在他身边,你还在奢望什么啊。



看着被中原点名正在点头陪笑的中岛,再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芥川,太宰脸上的笑意都冷了些。

“不打算说点什么吗?芥川。”

“我可是什么都没说,”目光再次落到中岛身上,变得柔和却和冷峻的脸色不符,“敦君想了很多,”间隔了一会,直到会被人误会话说完了的时候——

“他不会懂的。”


end.

芥川不愿意说出口或者回避的一句话,这就是题目的由来。然后,就是一只很小心的敦啦,毕竟没有从爱人那里得到的勇气嘛,不过芥川的爱不比他少哦,不知道有没有好好的表达出来啊。

芥川一眼看穿那里,直接读起来或许会有点违和,但这是敦的视角,芥川不会解释的。以及,之所以看出来,只能是之前也有过类似的(比这次程度轻点就是了),和太宰一样,芥川那也有中也提醒啦,更何况,我觉得中也会比太宰更操心吧,不会那么难猜的哦。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