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平行·初见(2)

黑敦白芥场

以下正文,

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回港黑的路上,中岛只觉得自己早上没吃药,竟然没有申请扫尾的后援... ...

任务今早才到他手上,是需要即刻动身的,只扫了两眼,觉得简单便答应了下来。中也前辈是有提醒他的,但两人都赶时间,中岛也没怎么听进去,于是——啊啊啊!... ...累死了。

任务到是简单,他三两下就解决的对方的头目,可谁想到,在翻找资料的过程中,对方竟来了后援,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解决了,现在看到港黑的大楼... ...意外的亲切啊。

然后——

“罗生门。”诶!!!看着呼啸而来的白兽,中岛一脸懵,紧接着便是被撕裂的痛苦,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却连一声呼痛都没有。

芥川只觉一阵寒意,随即汹涌的杀意扑面而来,被锁定了。

中岛缓缓抬头,瞬间已四肢虎化,右腿迅速再生,整个人散发着戾气,被惹怒的山中凶兽回视着挑衅者,露出他的獠牙。

只眨眼功夫,面前的人竟已不见了,同时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压迫感,芥川迅速转身“空间隔断!”对方的攻击性却出乎了他的意料,眼瞳紧缩,面前已是破碎的碎片,“天魔缠铠!”一拳击中。

随后中岛另一只虎化的拳头跟了上来。
已经知道躲不过了,芥川下意识闭上了眼,拳头带着破风声而来,却停在了面前。疑惑地睁开了眼,看着已经褪去虎化的拳头停在自己额前。

“动手!人虎!”芥川神色一凌,这是耻辱,竟然被自己的敌人手下留情。

那人却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初次见面,芥川,我是中岛敦。”

芥川愣住了,他大概知道了,为什么太宰先生即使离开了黑手党却仍然经常夸赞着面前的这个人。

中岛率先离开了原地,背对着芥川挥了挥手,同时也是示意包围在旁的人员退开,幸好港黑训练有素,不然... ...竟然找上门来什么的,有点可爱啊,中岛笑了笑,啊,更累了,要好好休息啊,然后——

芥川看着中岛潇洒的背影,心里... ...就是不高兴,芥式不高兴!

他当然知道有多少人拿枪对着他,但那些杂碎他还没放在眼里。

今天太宰先生又在他面前夸了这个明明身处黑手党的人,难以理解的是太宰先生的意思是:“敦君啊,即使待在那样的地方也比你好上百倍啊。”

面上虽神色不改,可听懂了其中含义,他还是忍不住来了。可事实证明,太宰先生是不会错的。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笑容,在下即使行走在太阳底下也不曾... ...谁才是走在太阳下的那个人?

“敦君,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他与那里格格不入,却做的很好。”作为继太宰后港黑第二个最年轻干部,没有人会质疑这句话。

在港黑,如果说中也的迷弟们是热血沸腾想跟在他后面的话,那么中岛的迷弟们则是想站在他前面了,无关实力。

与那灿烂治愈的笑容形成强烈反差的就是中岛在战场上的表现了,只一个眼神就能逼退敌人,这是有过的。

这当然极其矛盾,可他本人是没有多少自觉的。有时处理完任务目标,退到后线时,面对部下递来的毛巾和慰问,他可以笑地温柔,手上却擦着骇人的血迹。

也因此,总有人觉得他和太宰很像,可以明朗可以深不见底。而中也每当听到这样的言论,总会顿下脚步,有事甚至会认真的说一句,不一样。

这事中岛是知道的,可他不怎么在意,所以当中原有同样的语气提问时,有点懵,如果你和太宰一起走的话... ...这话只出现了一次,且没有后续。

本来中岛是知道怎么接下去的,只是中原没讲完,他也不好说什么。他觉得港黑很好,知道太宰先生通知他“新双黑”的事,他有些高兴,似乎了解了真正的答案。

“新双黑”的事通知到了他这,就意味着港黑方面全交给他了,如果办不好,自然就没有“新双黑”,选择权在他,但选项只有一个。太宰先生的办事风格,而这样的任务他也习以为常了。总有人说他战力很强,却忽略了他是太宰带出来的。太宰只给他战术相关的作业,其他的都是中原看不过去主动教的,当然,他是个好学生。

大战之前,Boss罕见的将他喊到办公室,他一向是通过中原前辈接的任务。没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展开,顺理成章的接了击败组合的任务,也明确的说了会有一个搭档。

看着青年远去的背影,森鸥外的眼睛里有什么沉了沉。他当然知道这位年轻的干部动了什么手脚,真是... ...不过,他看向窗外,这一个不能再折损了。不仅是因为不想失去一个得力部下,而且也知道中岛性格如此——真是黑手党不该有的性格。

此时。

两人配合起来毫无压力,除了芥川总是找他麻烦,但都被轻松躲过了,两人都带着故意的成分,于是连这种事情都默契的——当芥川意识到这件事时,顿时火了,下手一时间没了轻重。

面对突然凶猛起来的罗生门,中岛吃了一惊,旁边,菲茨杰拉德的一击也无法躲过了。看清了中岛的处境,芥川直觉收手,却来不及了,轰——

一阵硝烟过后,中岛竟一手一个接了下来,紧咬牙关,最后一拳逼退了菲茨杰拉德。芥川看清了中岛嘴角的血沫,“罗生门。”

电梯里 。

中岛是被甩进来的,到底没有悠闲的时间。看着蜷缩在地上不断咳着血的人,芥川紧了紧拳头,他竟然在战场上将自己的同伴害至重伤。

“芥川... ...”模糊间却看清了那人自责的模样,忍不住出了声,却引起了一阵更剧烈的咳嗽,倒也成功的让那人注视着自己了。中岛强撑着笑了笑,“我没事... ...”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月下兽的恢复力很强。”像是为了证明一样,中岛的话已经能说的完整了,如果不看他起伏剧烈的胸口的话。

芥川一言不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胜利。

唉,知道芥川又在胡思乱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中岛干脆从地上爬了起来,“唉,龙之介真的不会照顾人啊,把我丢在地上啊。”惊讶地看着勉强爬起来的人,在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僵了一下,条件反射地丢出了罗生门,然后,停在了与那人咫尺的地方。

还想说什么,中岛却是一给趔趄,芥川下意识的接住了,然后被人毫不客气的抱在了怀里 。从结果来看,中岛敦!你果然是故意的吧!芥川的脸黑了黑,却没有松手。

中岛比太宰知道分寸,只抱了一会就恋恋不舍的松了手,靠在了墙上,像上岸了的游鱼一样急促的呼吸着。中岛高上芥川一截,他可舍不得芥川受累。

大概知道中岛的想法,芥川有些杂味,竟然开口,你还好吗。

轰,门却开了。

还好... ...芥川被自己惊到了,却又对没能说出口的话有些残念,于是没能看到中岛微暗的眼神。

啊!!!龙之介刚才想说什么的吧!关心我!关心我!肯定是在关心我,对吧!

于是,至今,芥川也不知道,组合的任务是否难度评错了。

于是,被揍飞的菲总一脸懵,什么仇什么怨啊,明明之前还一挺积极向上的小伙啊!

“呦,龙之介~”

“走吧。”

“嗯~”

end.

这是很久以前的了,看看还有没有时间,把昨天完稿的黑敦黑芥放上来~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