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鼠

HE忠实热爱者
临也本命
敦芥入坑(开始发东西)
楚路有点迷,瑞金很好吃
嗯,总之,站了很多对,希望都能写
着手画画中~

【敦芥/太中】一脸懵逼的日常(14)

ooc是防腐剂,请勿食用。

前文请点头像,

以下正文,


太宰走在路边,可以说是悠闲。或许是在思考的缘故,周身有着迷之忧郁气场,配上他那飘在外边的绷带,到底是刚刚好。

太宰在想中也的事,——麻烦。

不耐烦地挠了挠头发。很好,忧郁王子的气质被破坏了,也引来了更多人的注目~

换上最熟练的微笑。淡淡扫过向他行着注目礼的人们。看着一个又一个慌张低下头的人。最终放弃了这件无意义又浪费时间的事。

太宰揣着口袋里的手在把玩着一个小巧的丝绒盒子。

翻过来。翻过去。打开。合上。

啊啊啊... ...啧。

“太宰桑。”是黑敦黑芥。

思绪被打断。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却有着违和感的两人,当然了,气场不一样啊。啊...是这两人啊。

“太宰桑还没准备好吗?”刻意抢先于即将开口的太宰,看着明显因为被打断说话而微妙不爽却没有明显表现出来的太宰,中岛不自觉地勾了勾唇。然而也因此,有意乖巧的语调和难得后辈的模样,也一点欺诈性都没有了。当然,对太宰本来就没什么用。黑敦日常怼宰。

不过,“芥川君——”,看,太宰日常反击,胜负已分。

啧。

看着中岛渐渐沉下去的脸色,太宰笑了笑,刚要继续说下去——“喀嚓”,是盒子关上的声音。

“玩的开心~”太宰笑着向两人挥了挥手,率先离开了。

芥川点点头,“太宰先生也是。”

中岛仍愣在原地,呵。

“接下来去哪好呢,龙之介。”仿佛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语调轻快。

“先去——”

看着明显心情更好了的恋人,中岛眨了眨眼睛,算了。

——————

14(下)

所以,求婚,还是... ...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刺眼的白光闪了眼。抬手遮住之后,一边抱怨着现在的商店真是——

“喀嚓”,再一次合上的戒指盒。

还有这个啊。


午后总是惬意的。

打算回屋小睡一会儿的中也在推开门后就看见,本应没有东西的桌子上放了一个信封。

啧。

一般来说,只种情况都象征着危险。毕竟,这可是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的家,想出入,想在这种非常时期出入,想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这里的任何一个拉出去可都是~

不过,这是中原的家,这就又多了一个选项——太宰。

嘁。

介于太宰总是会一声不响的就出现在家里,或者总会因此莫名的少点什么又或者多点什么,中原条件反射的认为这是太宰放的,而且,也太普通了。

窗户正对着书桌,微风扬起窗帘,竟然没被吹走,是运气还是算好的可不好说,毕竟那个宰在这件事上的表现
可以说是拙劣了,或许这里可以解释一下中也的态度。

普通,不过是一般市面上卖的最常见的那种。可也正因为这样,才更加确定,这是太宰放的。

不去想,几天没有出现的太宰是怎么办到的,至少今天没有任何人提到他。

中也犹豫了,倒也不准确,他不过是发了会呆什么也没想,带着几分认真,终于拿起来信封。

太轻了,仿佛里面什么也没有。有些惊讶,随后下意识的思考起里面到底是什么。小心地打开,却发现甚至没有封上。果然,也没有信纸。中也扬了扬眉,将信封倒在手上,滚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纽扣。这倒是出乎意料了,捻起那一小颗,心情复杂地盯着它看,最终还是想起了什么。

那是所谓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顺带一提,这是中也的。

思绪被一下子拉回遥远的十八岁,还真是精彩的一年。除去太宰在那一年当上了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然后又叛逃了,顺便还炸了中也的车,这样的大事件。不过,对两人而言,这也不算什么小事吧,毕竟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楚。

只属于那个时间的懵懂,至少那会儿,中也是察觉到了的,那份双向的情感。也只有那段时间,中也是不会怀疑来着太宰的暗示是否只是捉弄,在那个年纪,这成了最不能开玩笑的事情,两人心照不宣。

在太宰光明正大地提出要中也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的时候,中也不过是认为他又在发什么疯,刚想一如既往地怼回去,却看到对方眼里闪烁着什么。迟疑了一会儿,却是没给。

“什么意思。”

太宰挑了挑眉,“不给?”,眼睛习惯性地眯了起来。

这是太宰在威胁人之前惯有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即使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也会直觉危险。但是,中也不吃这一套。

“哼,说清楚。”这一惯的把戏,他清楚,太宰不会用在这种时候。

“... ...”太宰却是沉默了。原本亮了几分的眸子也暗了下去。

切。

对太宰而言,这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回过神来,就已经站在中也面前,自然也就脱口而出了。

说起来,怎么一回事来着?

... ...对了。学生。

黑手党出身的两人自然没有上过普通学校,对这种约定俗成的事也不会了解,这是太宰听来的。在街上寻找新的自杀地点时,偶然听到的,在这个毕业季,听到了两个身穿学生制服的女学生在聊着的,“——纽扣,要到了吗?!”当然,太宰是不会在意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说了什么的,但碰巧,说话的人似乎太激动了,总之惊醒了正在想事情的某人。之后出于好奇心还是什么别的,太宰听了两句,于是有了某个想法。

“... ...”他是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本来不要也是可以的,可如今话都说出口了,东西没到手,到真的多出几分不自在。如果按实说了,中也一定会红着脸乖乖交出来的,到也是一幅好景色,可偏偏这会儿,他在这事上有着几分认真。说不出口,不是可以轻松说出的话。太宰有些后悔了。

“磨磨唧唧的,给!”忧郁间,对方却已经将东西扯了下来递过来了。神色带着几分不自然,应该猜的了什么。太宰的眼角柔和了几分。

“回礼。”一把扯下自己的,在接过的同时塞了过去。

中也还是不太明白的,但太宰脸上疑似笑容的表情,让他把一切都抛到了身后。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吗?

回到现在,摸了摸手心里的已经留下时间痕迹的纽扣,心里生出几分说不出的滋味来。

我的那个呢?

拉开最下面的抽屉,里面的物件不过了了几个,一眼扫过去就发现了一模一样的纽扣。心情也愉悦了些许,将手里的这个也放了进去。

睡觉。

tbc.

啊啊,后面就完结了,看的出来吧。不过,真的没时间更了,等考完之后再说吧,顺带一提,还有一篇写好了的番外... ...似乎番外更符合题目... ...嗯,毕竟!告白和求婚不可能是日常的,对不对!?嘛~看的愉快!

评论(8)

热度(32)